Menu
Woocommerce Menu

山东省夏津县白马湖镇不惧葱市寒冬

0 Comment

眼下正是大葱批量上市的季节,但因行情不尽如人意,“葱贱伤农”的现象屡见报端。大葱价格陷入低谷,葱农赔本都难把葱卖完。但在德州市夏津县白马湖镇,葱农照常在田间忙碌,种葱的热情丝毫未受市场影响。11月22日,记者来到白马湖镇采访报道。
葱价下跌 仅够保本
据商务部全国农产品商务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数据显示,今年下半年以来,山东大葱价格持续低迷,11月,多地大葱收购价已跌破4毛钱一斤。
“前些年大葱市场行情不错,很多葱农挣到了钱。今年大葱种植面积有所增加,加上今年气候条件适合大葱种植,导致市场供大于求,拉低了市场价格。现在的葱价已经到了近几年的最低价格。”夏津县春雨葱业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许德春说。
市场遭遇寒冬,葱农们“很受伤”。许德春给记者算了笔账:一亩地流转费1000元,工钱1000元,水、肥料得800元,种一亩葱光成本就得2800元。正常种植大葱平均亩产7000斤,收入刚够保本。
反季节大葱产量高、价格好
葱价都跌到低谷了,许德春还有心情给记者算账,莫非是心灰意冷了?
“我们的葱今年不收,等明年春天才收了去卖,不怕现在价格低。”许德春说。
同样都是种葱,白马湖镇却打出了“反常规”牌。“别的地方大葱是春种秋收,咱这里是秋种春收。”葱农张福顺说,“我们种的是反季节大葱,把插葱时间从麦前改到麦后,收获时间从秋后延到来年春天。”
反季节种葱,是当地葱农们经过多年种植摸索出的技术。“原来我们这也是秋末收葱,但有一年下大雨种晚了,过年后才收葱。结果大葱不仅质量没受影响,产量倒高了不少。年后大葱的价格也比年前高,反季节种葱就慢慢流行起来了。”许德春说。
在白马湖镇,反季节大葱成为当地的“主流”。产量高、价格高,许德春估算,反季节大葱亩均收入比正常大葱翻一番,纯利至少5000多元。
打时间差“上瘾” 合作社蔬菜反季节卖
2010年,在省市蔬菜部门的推荐下,许德春的大葱成了上海世博会专供葱,反季节大葱一炮而红。“世博会是5月初开幕,当时市场上新鲜的大葱只有反季节大葱。”许德春说,“白马湖镇是沙土土质,水源充足,极其适宜大葱生长,种出来的葱品质很好。”
随着客户的认可,葱农收入越来越高,当地种植大葱的农民也越来越多。2011年,合作社投资修建了占地30亩的大葱交易市场。“原来是靠着自行车、三轮车往外拉,只能卖到近处的地方。现在建起市场,在家门口等着全国的客户来拉。”葱农说。
反季节大葱收在春天,正是温度回升的时候,大葱在长距离运输过程中容易烂。合作社投资60万元建起冷库。“运输前先把大葱放冷库里降降温,多远的地方送到也跟嫩葱似的。”许德春说。
正是尝到了反季节种葱的甜头,许德春一想,别的蔬菜反季节卖是不是也能卖上好价钱。“从土豆到胡萝卜、香菜,收了先不卖,存在冷库里。等市场紧缺的时候出手,价格确实比正常时候高不少。”许德春说。

澳门新浦京棋牌app下载 1

我市平度、胶州种植的11万亩大葱近日进入收获期,而在抚顺路蔬菜副食品批发市场、城阳蔬菜批发市场,大葱的市场批发价每斤0.8元,比往年要低。昨天,记者分头前往平度市南村镇和胶州市胶莱镇的大葱主产区进行探访。

内容摘要:从4月底至今,各县市区陆续出现蔬菜滞销、价格大跳水情况,导致菜农苦不堪言。5月8日,记者兵分多路,深入菜农、蔬菜批发市场、农

批发平度大葱第二天到南京

从4月底至今,各县市区陆续出现蔬菜滞销、价格大跳水情况,导致菜农苦不堪言。5月8日,记者兵分多路,深入菜农、蔬菜批发市场、农村合作社了解情况,发现一些县市区的蔬菜滞销问题较为严重,最高滞销量可达320万公斤。

昨天上午9时,记者来到平度市南村镇蔬菜批发市场,一下车就闻到了一股大葱的味道。门口的过磅秤前排满了一辆辆装满大葱的车,伞棚下码放着一扎扎加工后的大葱,冷库前停了一排等待拉葱的外地牌照货车。

禹城梁庄镇:640万斤蒜薹愁销路

当地地头收购价格为毛葱0.2元/斤,加工葱0.5元/斤,虽然价格低,可农户们的积极性却很高,大葱并不愁卖。
“我这一车大葱是发给南京的,早上出葱运到这里,等到下午2点就发车,第二天凌晨就到南京了。
”来自胶州市胶莱镇的甲云在市场上收购了20吨大葱,等待大挂车发往南京。甲云说,当葱还在地里的时候,买主就预订好了,村民们按照订单,把大葱送到指定的蔬菜公司就可以了。

禹城市梁庄镇被称为“蒜乡”,在全镇9个管区中,有4个都以种植大蒜为主,其中,大杨、邢庄和梁庄管区是最多的,其余几个管区也有零散种植户。9个管区总种植面积可达8000亩,蒜薹产量可达640万斤。

“今年种生姜的发财了,我们种大葱的心还悬着呢,价格没准还不如去年。
”家里种了5亩大葱的南村镇姜家埠人徐兆建来市场干起了大葱的装卸工,顺便打探行情。不少精明的平度人和胶州人身兼两份职业活跃在市场上,姜家埠村民老张就和同村的四个兄弟一起到周边村子收大葱,租下了市场上的冷库囤货,还联系上了山西太原的客户,每天至少发20吨大葱。
“收购大葱我们可以赚个中间差价,毛葱经过加工可以卖到五毛六毛,除去人工费,一斤大葱能赚个一毛钱,也算是给收入来个‘双保险’”。

澳门新浦京棋牌app下载,每年5月初,都是梁庄镇蒜农们最忙碌的时候,蒜薹的收获期很短,顶多5天,否则口感变老,卖不上价。而且只有将蒜薹抽出后,蒜头才可以继续生长。所以,蒜农们忙着抽蒜薹、卖蒜薹,整个镇上的收菜点都排起长队。

算账每斤5角才能收回成本

然而,今年的蒜薹收购价格却经历了“大跳水”,两天内收购价格从每斤8毛降到3毛5,菜农们不舍得以如此低的价格出售,却也无可奈何。镇上唯一一个大型冷库两天内就已经储满600吨蒜薹,没能占有“一席之地”的菜农都急着出售,却苦于无销路。

“去年毛葱能卖到每斤七毛钱,可现在是每斤两毛钱,葱农们已经折本买了。
”记者在加工大棚内见到的葱农,都在怀念去年的葱价,算上种子、日常打理、加工的费用,以目前的价格,大家都觉得不上算。胶莱人乔常青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一亩地葱农的前期投入至少2000元,在今年葱苗移栽的时候,又遇到了旱情,有的浇不上地的葱农每家还出了几百到上千元不等的费用打井浇地,收购的毛葱价格能达到每斤5角勉强维持成本。

梁庄镇小尹村共有300亩耕地,其中200多亩都是大蒜。村民于宪兵家是种植面积较大的农户,有20余亩。

记者注意到,为了保证从地头收来的大葱品质,有的葱农们还抱团把大葱送到冷库内短期存放,放两天的话每斤成本就要再增加约八分钱。
“好在我们的大葱不愁卖,浙江、江苏、上海、北京的客户不断,一天的交易得上万吨。
”平度南村镇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本地大葱都是日本品种的铁杆大葱,味道冲但是很受广东以北地区人们的喜爱,部分出口到了韩国、日本等地。

据其介绍,5月7日上午收购价格还是每斤8毛,下午就直接降到了5毛。“8日下午又降到了4毛,质量一般的三毛五。”于宪兵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根据这个数据,若新蒜成熟时每斤收购价格不到1块钱,不仅一年白忙活,而且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希望新品种上市卖个好价钱

按照于宪兵的“账单”,一亩地需要400多斤蒜种,2016年大蒜价格高,蒜种也贵,共需要2200余元;从秋后种植到此时收获蒜薹,需要施肥两次、灌溉5次,成本共计1500元;抽蒜薹时因为工期紧,需要雇人才行,每亩地需要6个工,加上种植时每亩地5个工,每人70元钱,共计770元。“这样算下来,不算我们一家人的人工,一亩地成本约为4500元,而按照今年的价格,每亩蒜薹纯收益只有400元,与往年的1500元左右相差很大。”于宪兵说,菜农们现在只指望一个星期后的大蒜了,如果价格能每斤达到1块钱,还能保本。

根据前期种植作物的不同,在胶莱镇和南村镇,种完小麦后种植的大葱还要再过一周才能收获。在胶莱镇中小高村的农田里,记者看到一垄垄大葱长势喜人,绿油油的一眼望不到边,众多村民忙着培土、浇水和追肥。
“今年大葱长得不错,丰收已成定局。
”45岁的村民孙高云种植了6亩大葱,春天培育葱苗,8月底开始移栽。为保证高产,随着大葱生长速度的加快和叶量的增多,对土壤营养的需求量急剧上升,他每隔10天给大葱浇一遍水,每个月及时施一次肥,提高大葱的产量和品质。现在孙高云最大的希望就是盼着一周后的毛葱价格至少突破每斤5角。

经开区抬头寺:400亩甘蓝低价促销

记者了解到,胶莱镇大葱种植面积为3万亩,平度大葱种植面积约为8万亩。今年种植大葱的村民比去年多,部分葱农还种上了新品种“明彦”。
“这种大葱叶片浓绿不易折叶、直立粗长,葱白有光泽长达40厘米,产量高,大葱长得比较粗壮,亩产在13000斤左右。
”孙高云告诉记者,毛葱的价格如果能达到每斤一元多,每亩收入上万元才不成问题。

经济技术开发区抬头寺杨胡店村和附近几个村,种植了大约400亩甘蓝,今年5月初甘蓝丰收的时候,菜农为卖菜发愁,因为周边各地的收购商不再来收菜了。“400亩地能产400多万斤甘蓝,往年的收购价格能到每斤2毛或者3毛,今年的价格一路下跌,现在只能卖8分钱一斤。”杨胡店村村民付德玖说。

本报得知当地甘蓝滞销事情后,及时进行了报道,有爱心企业、市民积极伸出援手。像付德玖等部分村民,也积极联系外地客商,帮助菜农销售甘蓝。付德玖联系的禹城客户,每天能用大货车收购2万斤。“以每斤甘蓝8分钱来计算,2万斤能卖1600元钱。市场上收管理费每斤加1分钱,雇人装车每斤加1分钱,装塑料袋每斤加1分钱,如果通过蔬菜经纪人联系,还要再加1分钱。这样算下来,甘蓝运出市场,成本价就到了每斤1毛2。”付德玖算了一笔账说。

运输甘蓝的货车是付德玖雇来的,从经济技术开发区抬头寺杨胡店蔬菜批发市场送到禹城,运费是700元。付德玖说,甘蓝从地里到杨胡店蔬菜批发市场装上货车运到禹城,这中间的成本不断增加。

付德玖介绍说,抬头寺附近的菜农有种菜的传统,以甘蓝为例,从今年开始,种植面积不断增大,以前种豆角的菜农看到种甘蓝挣钱,纷纷改种甘蓝。

据介绍。菜农每年种四次甘蓝,这一季甘蓝收获了。下一季甘蓝苗又长大了,又接着种,如此循环往复。这一季赶上甘蓝价格一路下跌,影响了菜农的种植积极性,有部分菜农会放弃。

夏津白马湖镇:8000亩大葱全赔本卖

夏津县白马湖镇春雨合作社有十多年种植大葱的经验,在多次蔬菜遇冷滞销期间,镇上葱农靠特色品种和技术优势,总能顺利渡过“寒潮”。但是今年镇上却几乎“全军覆没”,8000亩大葱全部赔本销售,平均每户葱农损失近万元。

据合作社社长许德春介绍,镇上几乎每户农民家中都种有四五亩大葱。在过去几年,他们与省蔬菜研究社合作,不断创新品种、改良技术,培育出反季节生长、葱白高、品味好、货架期长的优质大葱,许多西安、宁夏重庆的商家慕名而来采购,种植大葱不到收获季节就已经被预售出去。可以说大葱已成为这个小镇的一张名片,在利润最高时,每户农民可凭借种植大葱年收入过十万。

但是今年,合作社也受到市场影响,去年大葱批发价为2元/斤,今年仅为2毛/斤,按每户五亩计算,葱农每户损失一万元。5月初,镇上的大葱基本已全被刨出卖给菜商,许德春站在这一片光秃秃的土地上思考问题出在哪,最后也只有叹息“没办法,过了麦还得种”。“我们都靠着种葱生活,这些年也摸索了些经验,积累了长期收购客户,今年虽然赔了钱,但是至少大葱都卖走了,这说明这么多年抱团种菜还是有优势的。”许德春说,今年多地菜农都受到市场冲击,他还是希望葱农能理性看待这次损失。

蔬菜批发市场:菜贩暂停收购“避风头”

“我最近这几年一直做白萝卜,今年是最惨的一回。”5月8日,在黑马蔬菜批发市场,菜贩王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他家的这批白萝卜来自湖北,将近1万斤。“目前,我家的白萝卜批发价为0.23元/斤,价格很低,我现在就是赔钱卖。”王先生说,目前各地蔬菜均大量上市,供严重大于求。而且随着气温上升,新进的白萝卜还要尽快销完,否则就可能“血本无归”。

按照王先生的“账单”,一车白萝卜1万斤,进价2毛/斤。运费接近700元,人工装卸至少3人,每人150元,到达市场后还需要缴纳每斤2分钱的“进门费”。一万斤白萝卜的成本就达到3350元,按照0.23元/斤的批发价售卖,1万斤萝卜卖完还要倒赔1050元。

记者走访多名菜贩发现,对于今年整体的蔬菜价格,菜贩都很“不满意”。“价格太低了,我昨天刚进了一车甘蓝,进的时候8分钱一斤,现在批发卖1毛5,加上运费、人工还有市场摊位、进门费等,都不挣钱。”市场一名专门售卖甘蓝的张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他家的甘蓝还有接近8000斤,卖完这批他就准备休息几天,因为最近市场真是太差了。

记者发现,在整个黑马蔬菜批发市场内,像张先生这样的菜贩不在少数,大家都选择在最近几天“避风头”,或者寻找其他种类的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