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合作社用“滴滴麦收” 作业面积增上万亩

0 Comment

今年“三夏”,“互联网+农机”崭露头角,已悄然改变了不少“麦客”的跨区习惯和作业轨迹——报送天气、提前联系作业订单、确定作业位置、农机维修、事故处理报险,甚至收款付款,远程麦收,一名农机手“三夏”所需的一切几乎都能通过指尖轻点完成。
以与雷沃合作的“e田科技”、360网的“农机帮”等“企业派”微信公众号和APP等互联网农机作业服务平台遍地开花;以农机化管理司为主导的“国家队”的“全国农机化生产信息服务平台”在全国铺开。这两股互联网力量交错融合,让“三夏”更轻松,市场更清明,跨区机收调动更有序,农机社会化服务开始发生本质变革。
企业类平台的出现,最直接的作用便是打破了机手和种植农户之间的信息壁垒,一定程度上充当了经纪人的角色,“为种植户找到机手,为机手找到活干”。但这类平台本身是否具有权威性、可信度?一些作业平台在作业前会收取机手和种植户各5%的保证金,以保障双方公平交易,但收取的保证金谁来监管?若机手爽约或种植户爽约如何处理?作业过程中出现纠纷如何解决?出现问题到哪投诉?
企业类平台的另一主要功能就是“一键报修”,为农机找医生,避免机收“撂挑子”。6月30日,记者登录“e田科技”机主端看到,入驻维修站986家,入驻机主15991位,受理服务297次。这意味着经过“三夏”大忙,维修时段最集中的时节也只有约2%的机手通过软件解决维修问题。随后,记者在“曹操快修”内搜索到附近百公里内的维修点有二十余家,遗憾的是,没有一家有用户评价。
据调查分析,在作业订单方面,此类平台多是极端天气条件下,农户常规的预约作业单失效,寻求周边流动的机手完成作业;以及分散的种植户与跨区农机手之间进行作业信息对接。在报修方面,机手普遍认为,即便机具损坏,小毛病自己能修,省钱省时间,大毛病再找维修点解决,即便使用“一键报修”软件,也要等上一两个小时维修人员才能到,这对“三夏”这种抢收时节来说很不划算,所以实际操作中往往弃而不用。平台覆盖面低、功能单一、监管真空等局限性已经逐渐显露。
相较于比较成熟的互联网打车平台,“互联网+农机”有着先天不足,“三夏”“三秋”等季节性作业特征明显,全年使用次数有限,用户群文化素质不高。这种情况下,如何增加用户群、提高平台利用率,让“互联网+农机”发挥实效成为了行业难题。
合作社理事长是现代农业发展的生力军,代表着农村的先进生产力,数据显示,全国已经有13126家合作社完成了“农机直通车”的信息注册,但真正享受到“互联网+农机”红利的机手仍是沧海一粟。记者通过采访多位合作社理事长发现,这些本应是戏上主角的他们对于这种平台的态度比较冷淡,大多处于观望状态,并未真正使用。互联网平台不会操作、作业订单量充足不需要平台等因素让合作社理事长们被隔离在“互联网+”之外,平台推广力度亟待加强。
对此,“全国农机化信息服务平台”在河北的推广办法值得借鉴,利用发放农机购置补贴资金契机,将注册备案的农机合作社理事长召集起来做推广培训,并联合联通等通信公司合作共同推广。
企业想加强服务,增强用户粘度,扩张商业版图;政府想加强统筹,强化监管,推动行业快速发展,两者诉求落实到“互联网+”实际上是一致的,“企业派”和“国家队”之间不是竞争关系,而应起到互补作用,最终共同推动行业发展,让更多机手享受到“互联网+”红利。

图片 1

导语:今年我国小麦跨区机收圆满结束,30余万台联合收割机驰骋南北,力保颗粒归仓。而由于信息不对称,在跨区机收中仍有农民上路都拦不到车和收割机扎堆却没活干的矛盾现象。近年来,一些地方主管部门和相关企业试水“互联网+跨区机收”,建立农机作业网络平台,强化农民与机手的信息对接,起到了一定效果。但这些平台存在着覆盖面低、兼容性差、数据共享性弱、功能单一等区域局限性问题。
在中央财政支持下,农业部农机化司2014~2015年连续两年下达任务,由农业部农机试验鉴定总站牵头建设了“全国农机化生产信息服务平台”。2014~2015年,该平台在河北、安徽、江苏、山东、河南、湖北、新疆等7个省试点获得成功。2016年,农业部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应用“农机直通车”,麦收期间累计发布作业信息2.2亿亩次,有效保障了粮食主产区作业机具的供需平衡、联合收割机的有序转移。
好在哪? 这不只是简单的“滴滴麦收”
“不同于其他农机作业信息平台,‘农机直通车’是一个国家级的惠农服务平台,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满足机手与农户信息对接的需求,但这可不只是简单的‘滴滴麦收’。农民合作社可以用来进行内部管理,农机管理部门可以用来应急调度、上报数据。”农业部农机化司生产管理处处长李斯华说。他强调,推进农业机械化信息网络建设,提高信息化服务水平,是各级农机化主管部门的重要职责。各地要充分发挥“农机直通车”的功能,加大推广力度,促进全国农机化生产服务平台的共建共享和数据资源的互联互通,避免信息平台的重复建设。
河北藁城市增收农机专业合作社拥有各类农机281台,提供耕种收作业服务。“合作社机子多,为了开拓新的市场,往年只能是先盲目跨区到一个地方找活干,费时费力还有可能赔钱。”合作社理事长赵栓振说,今年麦收期间在手机上下载了“农机直通车”APP,直接与外地农户联系很轻松就找到了订单,一下子把作业范围拓展到安徽和内蒙古赤峰地区,作业面积增加上万亩。
与增收农机合作社常年跨区作业不同,赵县光辉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主要立足本地。“我们合作社提供耕种管收烘一条龙服务,作业面积达5000亩。”该合作社理事长姚凤娟说,作业对象以散户居多,以往需要用本子登记信息,比如电话、作业项目、作业面积等,活儿一多时就会出现重记、漏记的情况。今年姚凤娟使用了“农机直通车”PC端的农机合作社信息化管理系统,可以录入作业信息,还可以实时查看机手作业地点,给机手送饭、给农机加油维修就能一下子找到,不走冤枉路。
“该平台的‘管理版’实际上就是农机化生产管理与应急调度系统,打开页面就能看到全省农机在各地的分布情况以及机手信息,并与各省农机管理部门的大数据共享,在极端天气情况下可以通过短信群发来进行应急调度。”河北省农机局副局长郭恒说,而且麦收期间每天向农业部上报作业进度也更快、更方便了。
目前已有27个省级农机管理部门、183个市级农机管理部门、1077个县级农机管理部门使用该系统进行农机调度和数据统计上报。
咋推广? 政府培训理事长,企业培训农机手
“农机直通车”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它是如何落地的呢?这需要农户与农机手汇聚到平台上,农户发布作业信息、农机手上来抢单。
“麦收作业进度信息一般由政府统计发布,这来自全国基层农机信息员的汇总上报。”农业部农机试验鉴定总站信息处处长王心颖说,今年“三夏”期间,各地政府利用该平台累计向339203名机手发布各类农机作业信息295万条,有效调度农机125080台次。而且,越来越多的麦收经纪人、种植合作社或者大户也开始到这个平台上发布作业信息。
“真正难的是向农机手推广。这个平台属于新生事物,机手们接受起来肯定要有个过程,这需要找好抓手。”郭恒说,今年4月初开始,河北各县农机局利用发放农机购置补贴契机,将注册备案的农机合作社理事长召集起来做推广培训。“这个平台分为PC端和手机APP两种,农机局不做详细培训可真不行。”赵栓振说,通过农机局的培训会才知道有这么个平台,才知道怎么下载软件、注册账号、发布信息、接受订单。
老赵边说边向记者做出演示,打开“农机直通车”手机APP,选择“找农活”栏目,就会出现农户发布的作业地点、面积和价格。这样就可以提前计算一下成本和收益,划算了再接订单,避免了盲目跨区。
“抓住合作社理事长一个人就能带动整个合作社机手使用,但是对机手也要培训到位才行。”郭恒说,而农机手人数太多了,农机局根本培训不过来,河北省农机局就与联通等通信公司合作共同推广。
“我们公司的服务渠道已经延伸到基层乡镇,有渠道优势。”中国联通河北分公司集团客户部销售总监王书刚说,我们会调用基层网点工作人员进村入户对合作社机手进行手机APP使用培训,确保他们能熟练运用。而且针对机手跨区作业刷单耗费流量多、打电话联系多的情况,开发专门套餐,每月只要支付25元,就可享受1G流量、1000分钟通话,比柜台价优惠40%。农机手的使用热情一下子就上来了。
目前,全国已经有13126家合作社完成了信息注册,并开始逐步使用该平台。另外,平台还收录全国各地的农机维修网点19744个、加油站30255个,为机手提供相应位置服务。
往哪走? 打造农机化生态圈大数据平台
“随着我国各地农机保有量的不断增长,以后大规模跨区作业将会逐渐减少,农机合作社本地作业将会成为主流。”郭恒认为。
所以,农机合作社内部信息化管理就成为重点。“农机直通车”今年又推出了“作业订单管理”功能,满足农机合作社与周边农户的作业订单预约,作业订单规范、往来账目清晰,使农机作业信息化管理实现“常态化”,在方便合作社进行绩效管理的同时为全国农机应急调度平台扩展了有效的数据来源。
“前段时间调研中,有机手反映,麦收之后手机APP就没用了,估计会有人卸载到来年再装。”王心颖说。所以,“农机直通车”技术团队又及时开发设立了微信服务号,机手可以通过“农机直通车”微信服务号进行界面化操作,合作社可以通过推送相关资讯对农机手进行社群化管理。
“目前,该平台通过手机定位定位掌握作业农机的分布情况,下一步平台将与作业农机上的车载信息系统实现数据对接。”“农机直通车”技术团队负责人张建说,可以利用GPS或我国“北斗”导航系统对作业机具进行轨迹定位,并对农机运行状况进行实时监测,让农机成为一台数据终端,农机使用作业环节的数据与农机产品制造和销售环节的数据发生关联,就可以形成从农机制造到农机使用的全产业链大数据。
这样一来,“农机直通车”以农机作业、农机之家、农资商城三个二级平台为核心,通过网站运营以及位置服务、消息推送服务、信息对接服务、管理服务等手段,就可以为农机管理部门、农机手、合作社、农机经纪人、种植户、农机厂家、农机经销商、农机维修点和农资供销商等用户,提供农机作业、生产管理、应急调度、农机展示、供需对接等服务,最终打造一个完备的农机化生态圈。

原题:“互联网+跨区机收”国家队首秀叫好

“农机直通车·全国农机化生产信息服务平台”着力打造农机化生态圈

农机直通车 绘图:吴狄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今年我国小麦跨区机收圆满结束,30余万台联合收割机驰骋南北,力保颗粒归仓。而由于信息不对称,在跨区机收中仍有农民上路都拦不到车和收割机扎堆却没活干的矛盾现象。近年来,一些地方主管部门和相关企业试水“互联网+跨区机收”,建立农机作业网络平台,强化农民与机手的信息对接,起到了一定效果。但这些平台存在着覆盖面低、兼容性差、数据共享性弱、功能单一等区域局限性问题。

在中央财政支持下,农业部农机化司2014~2015年连续两年下达任务,由农业部农机试验鉴定总站牵头建设了“全国农机化生产信息服务平台”。2014~2015年,该平台在河北、安徽、江苏、山东、河南、湖北、新疆等7个省试点获得成功。2016年,农业部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应用“农机直通车”,麦收期间累计发布作业信息2.2亿亩次,有效保障了粮食主产区作业机具的供需平衡、联合收割机的有序转移。

好在哪?

这不只是简单的“滴滴麦收”

“不同于其他农机作业信息平台,‘农机直通车’是一个国家级的惠农服务平台,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满足机手与农户信息对接的需求,但这可不只是简单的‘滴滴麦收’。农民合作社可以用来进行内部管理,农机管理部门可以用来应急调度、上报数据。”农业部农机化司生产管理处处长李斯华说。他强调,推进农业机械化信息网络建设,提高信息化服务水平,是各级农机化主管部门的重要职责。各地要充分发挥“农机直通车”的功能,加大推广力度,促进全国农机化生产服务平台的共建共享和数据资源的互联互通,避免信息平台的重复建设。

河北藁城市增收农机专业合作社拥有各类农机281台,提供耕种收作业服务。“合作社机子多,为了开拓新的市场,往年只能是先盲目跨区到一个地方找活干,费时费力还有可能赔钱。”合作社理事长赵栓振说,今年麦收期间在手机上下载了“农机直通车”APP,直接与外地农户联系很轻松就找到了订单,一下子把作业范围拓展到安徽和内蒙古赤峰地区,作业面积增加上万亩。

与增收农机合作社常年跨区作业不同,赵县光辉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主要立足本地。“我们合作社提供耕种管收烘一条龙服务,作业面积达5000亩。”该合作社理事长姚凤娟说,作业对象以散户居多,以往需要用本子登记信息,比如电话、作业项目、作业面积等,活儿一多时就会出现重记、漏记的情况。今年姚凤娟使用了“农机直通车”PC端的农机合作社信息化管理系统,可以录入作业信息,还可以实时查看机手作业地点,给机手送饭、给农机加油维修就能一下子找到,不走冤枉路。

“该平台的‘管理版’实际上就是农机化生产管理与应急调度系统,打开页面就能看到全省农机在各地的分布情况以及机手信息,并与各省农机管理部门的大数据共享,在极端天气情况下可以通过短信群发来进行应急调度。”河北省农机局副局长郭恒说,而且麦收期间每天向农业部上报作业进度也更快、更方便了。

目前已有27个省级农机管理部门、183个市级农机管理部门、1077个县级农机管理部门使用该系统进行农机调度和数据统计上报。

咋推广?

政府培训理事长,企业培训农机手

“农机直通车”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它是如何落地的呢?这需要农户与农机手汇聚到平台上,农户发布作业信息、农机手上来抢单。

“麦收作业进度信息一般由政府统计发布,这来自全国基层农机信息员的汇总上报。”农业部农机试验鉴定总站信息处处长王心颖说,今年“三夏”期间,各地政府利用该平台累计向339203名机手发布各类农机作业信息295万条,有效调度农机125080台次。而且,越来越多的麦收经纪人、种植合作社或者大户也开始到这个平台上发布作业信息。

“真正难的是向农机手推广。这个平台属于新生事物,机手们接受起来肯定要有个过程,这需要找好抓手。”郭恒说,今年4月初开始,河北各县农机局利用发放农机购置补贴契机,将注册备案的农机合作社理事长召集起来做推广培训。“这个平台分为PC端和手机APP两种,农机局不做详细培训可真不行。”赵栓振说,通过农机局的培训会才知道有这么个平台,才知道怎么下载软件、注册账号、发布信息、接受订单。

老赵边说边向记者做出演示,打开“农机直通车”手机APP,选择“找农活”栏目,就会出现农户发布的作业地点、面积和价格。这样就可以提前计算一下成本和收益,划算了再接订单,避免了盲目跨区。

“抓住合作社理事长一个人就能带动整个合作社机手使用,青海征地补偿标准,但是对机手也要培训到位才行。”郭恒说,而农机手人数太多了,农机局根本培训不过来,河北省农机局就与联通等通信公司合作共同推广。

“我们公司的服务渠道已经延伸到基层乡镇,有渠道优势。”中国联通河北分公司集团客户部销售总监王书刚说,我们会调用基层网点工作人员进村入户对合作社机手进行手机APP使用培训,确保他们能熟练运用。而且针对机手跨区作业刷单耗费流量多、打电话联系多的情况,开发专门套餐,每月只要支付25元,就可享受1G流量、1000分钟通话,比柜台价优惠40%。农机手的使用热情一下子就上来了。

目前,全国已经有13126家合作社完成了信息注册,并开始逐步使用该平台。另外,平台还收录全国各地的农机维修网点19744个、加油站30255个,为机手提供相应位置服务。

往哪走?

打造农机化生态圈大数据平台

“随着我国各地农机保有量的不断增长,以后大规模跨区作业将会逐渐减少,农机合作社本地作业将会成为主流。”郭恒认为。

所以,农机合作社内部信息化管理就成为重点。“农机直通车”今年又推出了“作业订单管理”功能,满足农机合作社与周边农户的作业订单预约,作业订单规范、往来账目清晰,使农机作业信息化管理实现“常态化”,在方便合作社进行绩效管理的同时为全国农机应急调度平台扩展了有效的数据来源。

“前段时间调研中,有机手反映,麦收之后手机APP就没用了,估计会有人卸载到来年再装。”王心颖说。所以,“农机直通车”技术团队又及时开发设立了微信服务号,机手可以通过“农机直通车”微信服务号进行界面化操作,合作社可以通过推送相关资讯对农机手进行社群化管理。

“目前,该平台通过手机定位定位掌握作业农机的分布情况,下一步平台将与作业农机上的车载信息系统实现数据对接。”“农机直通车”技术团队负责人张建说,可以利用GPS或我国“北斗”导航系统对作业机具进行轨迹定位,并对农机运行状况进行实时监测,让农机成为一台数据终端,农机使用作业环节的数据与农机产品制造和销售环节的数据发生关联,就可以形成从农机制造到农机使用的全产业链大数据。

这样一来,“农机直通车”以农机作业、农机之家、农资商城三个二级平台为核心,通过网站运营以及位置服务、消息推送服务、信息对接服务、管理服务等手段,就可以为农机管理部门、农机手、合作社、农机经纪人、种植户、农机厂家、农机经销商、农机维修点和农资供销商等用户,提供农机作业、生产管理、应急调度、农机展示、供需对接等服务,最终打造一个完备的农机化生态圈。

三农科技,更多致富经等你来取

科技专题,揭开传统农业经验背后的科学奥秘

农事评论,最富创意的三农专业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