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广西一起检疫案揭开越南生猪走私利益链

0 Comment

新华网南宁8月16日电广西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近日开庭审理一起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案,被告人林廖奇作为水产畜牧兽医站协检员,涉嫌为柳州一屠宰场开具检疫合格证明,使价值高达900多万元的5700多头走私生猪顺利屠宰并流入市场销售。
走私生猪从入境到屠宰、销售,最终走上市民餐桌,这些禁止进口的物品如何能突破层层监管?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调查。
检疫证成为走私生猪上市“通行证”
“上市的生猪必须是经严格检疫后,并配带有‘耳标’的健康生猪才允许在屠宰场宰杀、上市。而这些从越南走私入境的生猪,却在乡镇兽医站的‘官方兽医’处虚开《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并新打上耳标,堂而皇之进了屠宰场宰杀,然后上市销售。”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官方兽医”开具假证,成为这些走私生猪合法上市的关键环节。
“耳标”,即动物免疫标识,是追溯牲畜来源的重要线索,也是动检部门检查牲畜是否免疫的重要依据。根据《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屠宰生猪须凭免疫耳标和检疫证明,方可进入屠宰场。
检察机关查明,猪贩子黄某某和柳州肉类联合加工厂屠宰场负责人梁某某合谋,从中越边境的崇左市宁明县张某夫妇处购进走私的生猪,然后找到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水产畜牧兽医站协检员林廖奇,由林为他们伪造检疫合格证。
“林廖奇接到任务后,就随意虚开合格证,往往一张合格证就证明一个养殖户出产几十甚至上百头生猪。”在办案人员的指引下,记者看到,林廖奇开具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底单装满了一个大纸箱。
记者翻开其中一页看到,签发日期为2012年3月31日的检疫证明显示,太阳村镇山头村蔡某的养猪场出产120头生猪。办案人员说,这个村根本没有这么大养殖规模的养殖场。
在获得伪造的检疫证明后,黄某某到市场购买假冒的猪“耳标”,办完整套虚假手续,再把这批生猪交由梁某某担任负责人的屠宰场进行宰杀。
“生猪实行定点屠宰,按照程序,动物卫生监督机构还在屠宰场派驻有检疫员,生猪新打的‘耳标’和从小猪开始打的‘耳标’区别明显,也不应该检查不出。”办案人员告诉记者,至于走私生猪宰杀之后,和国内产的猪肉已经没有区别,后续监管环节无法阻止这些猪肉流向餐桌。
经查实,仅2011年1月至12月,柳州肉类联合加工厂屠宰场就转出了近1000万元货款给张某夫妇。这些未经检疫的越南走私生猪,躲过了层层监管,堂而皇之流入当地各大超市及零售市场,最终走上老百姓的餐桌。2014年11月,梁某某、黄某某、林廖奇被刑事拘留。
边境小道是生猪走私“大通道”
公诉机关指控,林廖奇为谋取单位给其个人检疫费提成的私利,在未进行现场检疫的情况下,先后开具《动物产地捡疫合格证明》共计56份,致使5700多头从越南走私入境的生猪未经检疫而顺利进入柳州肉类联合加工厂宰杀并流入市场,给人民群众的健康造成严重威胁,应当以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作为让走私生猪走上餐桌的重要一环,水产畜牧兽医站协检员伪造检疫证明能得到多少好处呢?在法庭上,林廖奇说,检疫一头猪的检疫费是2元,检疫费按45%返还的单位,单位再按照85%返还给检疫员。以此计算,林廖奇伪造5700多头猪的检疫证明,只得到了4000多元钱。对此,林廖奇说:“我只是为了将我的检疫量提高。”
柳州市柳北区检察院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林廖奇开具虚假检疫证明的这些生猪只是宁明县爱店镇张某夫妇走私生猪的一小部分。去年初,张某因犯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被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张某的妻子何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万元。
判决书显示,2013年1月17日晚及次日,凭祥海关缉私分局在宁明县爱店镇分别截获3车从越南购进的生猪485头,总重47.5吨。经查,货主为张某夫妇,由于未能出示报关及检疫合格手续,这批生猪被缉私部门认定为走私物品。
张某夫妇走私的生猪从宁明县爱店镇“木场”和“水井龙”的边境小道走私入境,用农用车运输至爱店镇屠宰场,然后驳装到大货车运输往外地销售。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张某夫妇被追究了走私485头生猪的刑事责任,但其涉嫌走私的生猪远不止这些。办案人员出示海关缉私部门提供的侦查结论显示,张某夫妇在2008年至2013年1月间,共同组织、指挥实施生猪走私,从越南走私生猪入境达7.3万多头,夫妇俩将上述未经检疫合格生猪,分别销往广西南宁、百色、柳州、河池等地。
“中越边境小道众多,生猪基本都是人赶过来的,高峰的时候,生猪会像羊群一样一群群赶过来卖给境内的猪贩子。”广西警方一名打私人员告诉记者,生猪走私高峰发生于国内猪价较高时期,以及春节前等猪肉消费量大的时段,来自东南亚国家通过边境小道走私进入国内。
监管不能“走过场” 协同打击应加强
由于可能携带口蹄疫等致病菌,农业部、国家质检总局从2004年1月起将越南生猪列为我国禁止进境的动物。走私生猪不仅冲击国内生猪养殖行业,还可能威胁到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走私生猪突破重重监管走上餐桌,凸显多重漏洞亟待填补。
——监管缺失,检疫“走过场”。崇左市中级法院对张某案的判决中引述张某供述称:“货物被查当晚有一车猪要拉到河池市金城江区,由于那里的屠宰场需要《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因此由其妻子何某到爱店兽医站叫人帮开了一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并在发车时提交给司机。”同样,林廖奇在涉嫌的犯罪中,也曾长期、大量伪造检疫合格证。
“由此可以看出,《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在一些基层兽医部门已经沦为想开就开、想怎么开就怎么开的摆设。”办案人员说。
仿冒的猪“耳标”可以轻易购入。记者在淘宝网上搜索发现,有不少贩卖仿真“耳标”的店铺。一家名为“天农养殖设备”的店铺称,“粉色圆形二维码”的仿真“耳标”25元100套、200元1000套。
——非设关地管理有待加强。一名打私人员告诉记者,广西有多个县市区的100多个乡镇与越南毗邻,陆地边境线长达上千公里,且大多为崇山峻岭,边境小道众多。猪贩子从山路、界河装车的越南生猪,通过沿边公路,很快就可以进入高速公路运输,打击难度确实不小。“走私生猪的人员大多是一些低层次的走私贩子,高层次的走私都是走私冻品等高端货物。”这名打私人员说。
——协同打击走私力度不够。柳州肉类联合加工厂屠宰场负责人梁某某等人涉嫌合谋走私价值900多万元的生猪,而其上家张某夫妇却只被法院追究了走私生猪485头的刑事责任,仅被判缓刑和处罚金。走私数量天壤之别,上家被司法机关认定的走私数量还比下家少,显然有失公允。办案人员认为,这从一定程度反映出走私源头打击不力,各部门对打击走私协同配合不够,执法力度偏软,难以对走私行为起到震慑作用。

8月14日,29岁的林廖奇站在了广西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的法庭上。
林廖奇是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水产畜牧兽医站协检员,在他的帮助下,数千头越南生猪未经检…

8月14日,29岁的林廖奇站在了广西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的法庭上。

林廖奇是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水产畜牧兽医站协检员,在他的帮助下,数千头越南生猪未经检疫进入柳州市场。

近年来,中越边境生猪走私现象备受关注,这起典型案件揭开了猪肉走私背后的相关利益链条,暴露出检疫、屠宰等监管环节的节节失守。

没去现场就开出56份产地检疫合格证

“你知道是从越南边境过来的猪,为什么还要开具检疫证明给他们?”

“我想要单位给予的费用返还。”

面对公诉人的发问,林廖奇这样解释自己虚开检疫合格证的动机。

2011年1月至12月间,林廖奇在未进行现场检疫的情况下,先后开具《动物产地检疫合格证明》共计56份,导致5700多头越南走私入境的生猪未经检疫顺利进入柳州肉联厂屠宰场(以下简称屠宰场)宰杀并流入市场。8月14日的庭审上,林廖奇对此供认不讳。

据了解,开具《动物产地检疫合格证明》的流程包括:接受养殖户报检、受理后到现场进行检疫,检疫合格后才能开具证明。现场检疫时,不仅要凭肉眼观察动物是否健康,还要检查动物耳标及其健康档案。检疫合格证明上,除了要填写检疫动物的数量,还要对其产地进行详细登记。按道理说,一头没有任何相关手续的走私生猪,想要“洗白身份”并不容易,这些越南走私生猪是如何蒙混过关的呢?

据林廖奇交代,他很少去现场检疫,基本上按照猪贩子黄宏美、屠宰场负责人梁建平报过来的生猪头数填写检疫合格证明。至于产地,他就随便找个当地的村子填上去。

“仅仅凭这些人报给你的猪的头数,没有进行检查,你知道危害有多大吗?”审判长问道。

“我知道。”林廖奇回答说。

但林廖奇还是禁不住利益诱惑,为走私越南生猪的犯罪团伙开了绿灯。据其供述,每头生猪产地检疫的费用为2元,其中45%返还检疫员所在的单位,单位再按85%的比例返还给检疫员。检疫的量越多,返还的费用就越多,每月所得也就越多。

越南生猪走私已形成完整“地下体系”

在这起价值高达900多万元的生猪走私案中,采购贩运、提供假票证、宰杀等环节已形成一个完整的“地下体系”,林廖奇只是其中的一环。

2013年1月27日晚及次日,凭祥海关缉私分局(以下简称缉私分局)分别截获3车从越南购进的生猪485头,总重47吨多。经查,货主为广西宁明县爱店镇的张日照、何艳芳夫妇,由于未能出示报关及检疫合格手续,这批生猪被缉私分局认定为走私物品,张日照、何艳芳夫妇也因涉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被依法刑拘。

这对夫妇的被捕,揭开了从2008年至2013年1月间一直活跃在中越边境的生猪走私体系。缉私部门侦查得知,张日照、何艳芳夫妇在此期间,累计从越南走私生猪入境达7.3万多头,并将这些未经检疫合格的生猪,销往广西南宁、百色、柳州、河池等地,走私生猪价值人民币3.18亿元。

在柳州从事生猪贩卖的来宾籍猪贩子黄宏美和屠宰场负责人梁建平也参与了走私生猪“洗白”的过程。柳北区检察院经5个多月调查取证,查实黄宏美和梁建平经合谋后,找到柳南区太阳村镇水产畜牧兽医站协检员林廖奇,由林廖奇为他们伪造生猪检疫合格证。

有时候,梁建平甚至会亲自出面,找林廖奇报检。“检疫合格才能进入屠宰场,屠宰场的人反过来找你补办合格证,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面对审判长的问题,林廖奇坦陈他知道是违法的,但依旧违反程序开具证明。经过这伙人的运作,价值900多万元未经检疫合格的越南走私生猪,躲过层层监管,流入柳州各大超市及零售市场,最终进入了老百姓的餐桌。

封堵越南走私猪有多难

据南宁海关透露,2013年1月至2014年3月南宁海关共查获(包括与其他部门联合查获)生猪、活牛走私案件65起,查获生猪(包括大猪和乳猪)8918头、活牛232头。

但是还有相当多的走私生猪躲过了一家海关查验,流入国内市场。据2011年越南一家媒体报道,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兽医局报告称,通过谅山、广宁边界向中国出口的生猪日均约1600头,这些生猪主要在越南的青化、广义、平定、北江、永福、海洋等省收购。即便在肉类价格严重低迷时,每天仍有1300头生猪出口至中国。

而农业部关于毗邻国家进口动物及动物产品检疫问题的通知(〔1990〕农(检疫)字第6号)明确规定,为防止口蹄疫、牛瘟等严重传染病通过进口的动物及动物产品传入我国,禁止以任何形式进口越南等国家或地区生产的偶蹄类动物(含家养的和野生的)的肉类,禁止从越南以互市贸易形式进口偶蹄动物及其产品。

然而,大量的走私生猪仍然辗转流向中国,并通过关系打通检疫、宰杀等环节,“洗白”进入市场。不仅带来巨大的疫情风险,也使得国内养殖户受到影响。

封堵走私猪究竟有多难?广西一位饲料企业高管认为,杜绝越南猪入境是完全有办法的,毕竟入境运输只能通过沿边公路,远程运输则必须通过凭祥、宁明两市的高速路口,封堵不存在技术问题。“畜牧局没足够权限,这是海关该管的”。

而南宁海关曾公开表示,他们将会同地方党委、政府以及相关执法部门进一步采取一线封堵、二线拦截、东西联动、设点驻守、交叉巡逻、机动查缉和“破大案、打团伙、掏窝子”等措施,全方位、多层面打击中越边境走私违法活动空间,进一步遏制境外生猪、乳猪等走私入境。

按照我国检疫屠宰流程,走私生猪即便流入国内依然可以堵住。可多起案例表明,只要一名检疫员被收买,就可以为走私生猪开具大量的合法证明。

8月14日林廖奇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案审理休庭后,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旁听案件的柳州市水产畜牧局的一位负责人。他表示,动物检疫从领证、检疫、出证到督查都有整套的管理制度,如果检疫员舞弊乱开证,其实也不难发现,核对产地检疫对应的某个地方生猪出栏的数量就可以看出来,“关键还是管理不到位”。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