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安徽五种野生植物濒临灭绝 被列入我国优先拯救名录

0 Comment

霍山石斛(安徽省现存数量:2100丛;面临困境:人为采挖严重、生境破坏)
大别山五针松(保护级别:国家级;安徽省现存数量:442株;面临困境:生存环境恶劣,自然繁殖能力低)
银缕梅(保护级别:国家级;安徽省现存数量:4529株;面临困境:竞争能力弱、人为破坏)
毛柄小勾儿茶(安徽省现存数量:229株;面临困境:人为干扰、幼苗生长发育慢)
长序榆(保护级别:国家级;安徽省现存数量:50株;面临困境:自然繁殖能力低)
昨天是首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在江淮大地上,有98种兽类、362种鸟类、6000种昆虫、3320种被子植物和72种裸子植物和我们一起生息繁衍。安徽省有包括霍山石斛等5种野生植物已经被列入我国120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优先拯救物种名录。由于种群数量非常稀少,它们随时面临灭绝。
5种野生植物濒临灭绝
在歙县清凉峰一个小溪边,近20株长序榆与枫香混生,这是安徽省目前已经发现的最大一处长序榆种群。这种濒危植物在安徽省主要分布在皖南山区,林业工作者在全省能够找到的大树总数量也仅在50株左右。长序榆已经被列为我国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物种之一,而在我国120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优先拯救物种名录上,安徽省还分布有霍山石斛、大别山五针松、银缕梅和毛柄小勾儿茶。
成为“极小种群”也就意味着种群和个体数量都极少,已经低于稳定存活界限,随时可能面临灭绝的风险。对于木本植物来说,植物学家一般认为,野外种群稳定存活界限应为5000株。安徽省自然保护管理站站长顾长明告诉记者,据统计,大别山五针松在安徽省仅存有442株,长序榆50株左右,银缕梅4529株,毛柄小勾儿茶229株,霍山石斛2100丛。而大别山五针松是安徽省特有的濒危物种,95%以上的野生资源分布在安徽省,其野外株数总共也不超过500株。
而对于野生植物来说,极小种群的濒危还体现在分布范围狭窄上。在安徽省分布点最少的是长序榆,仅在祁门、休宁、黄山和清凉峰有4个分布点,最多的银缕梅也仅在安徽省金寨、岳西等地有12个分布点。
霍山石斛遭地毯式采挖
造成这些野生植物濒危的原因是多样的,生存环境的变化、自然繁殖能力较低、人类活动的影响都是这些野生植物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霍山石斛被誉为“中华仙草”“软黄金”,具有极高的药用和经济价值,近年来更是成为备受追捧的“奢侈品”。但在大山深处,野生霍山石斛却遭遇残酷采挖。顾长明告诉记者,不少采挖者随见随采、“地毯式”采挖且不留种,导致野生霍山石斛数量近年来急剧减少。由于霍山石斛本身生长条件苛刻、自然繁殖能力极低,目前野生霍山石斛在安徽省仅分布在霍山、岳西等地的的狭小区域,“幸存者”大多分布在悬崖峭壁上。
除了这五种被列入国家优先拯救物种名录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记者从省林业厅了解到,近几十年来,由于生境破坏、过度利用、环境污染和自身生物学特性等原因,安徽省许多野生植物也已经沦为极小种群。银杏、华东黄杉、厚朴、凹叶厚朴、毛红椿、醉翁榆、琅琊榆、象鼻兰、永瓣藤等,这些同样面临灭绝风险的野生植物大多是我国或安徽省特有植物。
安徽省探索进行迁地保护
相比野生动物,野生植物保护更容易被忽视,但它们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80%的中成药和大部分保健品原料来自野生植物,全世界大约有30亿人口使用的医药产品来源于野生植物。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保护已经迫在眉睫。记者了解到,安徽省已初步建立起自然保护区网络,有效地保护了全省70~80%的野生植物种类,自然保护区已成为珍稀植物的“避难所”。同时安徽省还编制了《安徽省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实施方案》,将分步骤地实施安徽省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保护与拯救。
据专家介绍,安徽省还在探索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进行迁地保护,探索在人工管护条件下对这些物种进行保护,2015年之前,在经过筛选的自然保护区外围建设5~8个迁地保护区,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采用先进技术扩大种群。

图片 1

3月3日是首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在江淮大地上,有98种兽类、362种鸟类、6000种昆虫、3320种被子植物和72种裸子植物和我们一起生息繁衍。我省有包括霍山石斛等5种野生植物已经被列入我国120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优先拯救物种名录。由于种群数量非常稀少,它们随时面临灭绝。5种野生植物濒临灭绝在歙县清凉峰一个小溪边,近20株长序榆与枫香混生,这是我省目前已经发现的最大一处长序榆种群。这种濒危植物在我省主要分布在皖南山区,林业工作者在全省能够找到的大树总数量也仅在50株左右。长序榆已经被列为我国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物种之一,而在我国120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优先拯救物种名录上,我省还分布有霍山石斛、大别山五针松、银缕梅和毛柄小勾儿茶。成为“极小种群”也就意味着种群和个体数量都极少,已经低于稳定存活界限,随时可能面临灭绝的风险。对于木本植物来说,植物学家一般认为,野外种群稳定存活界限应为5000株。安徽省自然保护管理站站长顾长明告诉记者,据统计,大别山五针松在我省仅存有442株,长序榆50株左右,银缕梅4529株,毛柄小勾儿茶229株,霍山石斛2100丛。而大别山五针松是我省特有的濒危物种,95%以上的野生资源分布在我省,其野外株数总共也不超过500株。而对于野生植物来说,极小种群的濒危还体现在分布范围狭窄上。在我省分布点最少的是长序榆,仅在祁门、休宁、黄山和清凉峰有4个分布点,最多的银缕梅也仅在我省金寨、岳西等地有12个分布点。霍山石斛遭地毯式采挖造成这些野生植物濒危的原因是多样的,生存环境的变化、自然繁殖能力较低、人类活动的影响都是这些野生植物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霍山石斛被誉为“中华仙草”“软黄金”,具有极高的药用和经济价值,近年来更是成为备受追捧的“奢侈品”。但在大山深处,野生霍山石斛却遭遇残酷采挖。顾长明告诉记者,不少采挖者随见随采、“地毯式”采挖且不留种,导致野生霍山石斛数量近年来急剧减少。由于霍山石斛本身生长条件苛刻、自然繁殖能力极低,目前野生霍山石斛在我省仅分布在霍山、岳西等地的的狭小区域,“幸存者”大多分布在悬崖峭壁上。除了这五种被列入国家优先拯救物种名录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记者从省林业厅了解到,近几十年来,由于生境破坏、过度利用、环境污染和自身生物学特性等原因,我省许多野生植物也已经沦为极小种群。银杏、华东黄杉、厚朴、凹叶厚朴、毛红椿、醉翁榆、琅琊榆、象鼻兰、永瓣藤等,这些同样面临灭绝风险的野生植物大多是我国或我省特有植物。我省探索进行迁地保护相比野生动物,野生植物保护更容易被忽视,但它们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80%的中成药和大部分保健品原料来自野生植物,全世界大约有30亿人口使用的医药产品来源于野生植物。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保护已经迫在眉睫。记者了解到,我省已初步建立起自然保护区网络,有效地保护了全省70~80%的野生植物种类,自然保护区已成为珍稀植物的“避难所”。同时我省还编制了《安徽省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实施方案》,将分步骤地实施我省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保护与拯救。据专家介绍,我省还在探索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进行迁地保护,探索在人工管护条件下对这些物种进行保护,2015年之前,在经过筛选的自然保护区外围建设5~8个迁地保护区,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采用先进技术扩大种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