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广东:深圳城管局称社区花31万购3棵树绿化办公楼违规

0 Comment


昨日报道,宝安区黄麻布社区因为动用“万村绿”资金中的31.5万元购买三棵树,而被审计曝光。深圳市城管局昨日回应称,黄麻布社区的做法违背了国家有关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规定,明显违规。
大树古树禁止移植进城
市城管局表示,深圳的林地已全部收归国有,深圳没有林农,因此国家和省政府下发的生态公益林补偿金等林业专项资金,也就直接发放到街道办和社区一级政府部门的手中。而在专项资金的使用过程中,由于缺乏实施细则和监督管理,造成违规购买名贵树种或者大树的现象。
深圳市城管局园林与林业处相关负责人认为,黄麻布社区用31.5万购买三棵大树,从栽种年份上看,并非本地长成,因而违反了全国绿化委员会和国家林业局有关《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通知规定。该通知指出,一些地方为追求城市快速绿化效果,大量移植大树古树进城,不仅造成树木原生地森林资源和自然生态、景观的破坏,而且由于移植过程强度修枝、切冠,加之养护跟不上,移植成活率低,对森林资源保护和城乡绿化事业发展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
挖掘大树,异地栽植,违背树木生长的自然规律、改变树木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不利于树木生长,破坏了原生生态。从山上或农村移植树木到城里搞绿化,是一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不仅不能增加森林碳汇,而且还破坏森林资源,极不利于巩固多年的林业建设成果。移植大树古树成本费用很高,不符合建设节约型社会的要求。
种植名贵树种悄然成风
记者发现,种植名贵树种,在部分街道悄然成风。市城管局园林与林业处调查显示,2010年至2011年期间,福田、福永、观澜等街道,为了追求绿化效果,从江西购买上千株胸径在30厘米以上的名贵樟树,每株2万-3万元不等,合共花费上千万元。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深圳各级部门在绿化提升上的花费就达40亿-50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基层街道之所以多青睐花大价钱购买樟树,部分原因是樟树寿命长、树形美观,提升景观效果好。而樟树也属于本土树种,比较适应深圳的气候条件。但绿化效果不能急于求成,园林部门表示,本地胸径在8厘米以上的樟树,树龄达五六年,价格不过几百元,更适合种植在绿化带上。
而在制定出台《城市绿化发展规划纲要》过程中,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吕锐锋特别强调,城市绿化提升并不等于高投入、高成本,不等于奢侈绿化。要坚决防止将绿化提升和奢侈绿化画等号,一定要坚持走生态型、乡土型、节约型的路子,杜绝求大求贵,盲目攀比,不搞重复建设和毁旧换新。
据悉,市城管局园林与林业处目前已协调审计、监察、财委等相关部门,制定生态公益林补偿金等林业专项资金使用细则,明确购买树种的范围、种类、价格区间,压缩使用单位的自由裁量权空间,扭转对于此类专项资金缺乏监管的现状。
回应 “种名木是为给居民更好的环境”
据黄麻布社区书记罗敏威介绍,“万村绿”主要是由政府提供基金,用于提升社区绿化。而在具体绿化内容上,则没有过多的限制。此外,对于为何三棵天价树种植在社区办公楼处,罗敏威表示,这主要是用于为居民提供休闲使用。
“在2011年那次村委绿化工程中,一共种植了一两百棵树,主要分布在社区的马路、办公楼等地方。在办公楼附近,那一批种植的大树就有10到20棵。”罗敏威表示,村委办公楼绿化的面积在1公顷左右,由于树木的品种、树龄、状态不同,因此价格上也存在差异。
据他介绍,根据当时项目规划,2棵樟树和1棵秋枫由于较为美观,因此选择种植在办公楼处。一方面能美化办公环境,另一方面,则更多的是希望给周围居民提供一个很好的休闲环境。
“以前村委都没有广场,后来在村委楼前建了一个广场,用于给周围的居民们散步休息。而这几棵树,也是为了给村民们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最终选择种植在办公楼前的广场附近。现在,村委办公楼每天都是全开放的,白天有人来这里晒晒太阳,晚上也有居民在广场上跳舞。”罗敏威表示。
;&&

广东省深圳市2013年度绩效审计发现,宝安区补贴黄麻布社区“万村绿”建设资金40万元,该社区支出31.5万元用于购买2株樟树、1株秋枫绿化社区办公楼。
“‘万村绿’工程的费用由政府向企业、工厂征收,再通过返还给街道社区,对工业发展造成的环境破坏进行补偿。”显然,“万村绿”建设资金应该是用于社区环境的绿化。用31万元买3棵树,如果说这也是绿化,那么显然是异化了的绿化。
实际上,现在城市绿化中,这已是普遍现象。比如在树种的选择上争奇斗胜,乃至盲目引进不适合本地的珍稀树种,或者大树古树,追求短平快的景观效应,尤其是许多办公楼前,动辄就是大树巨石。无疑,绿化已经成了面子工程、形象工程。社区办公楼的这3棵天价树,与其说是绿化,不如说是摆谱。
其实,绿化的最主要目的是改造生态,而一个现代城市,生态状况是衡量居民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特别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良好生态环境的要求越来越迫切,因此,一个以人为本的城市,必然把绿化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而如果是出于以宜居为目标的绿化,那么,应追求的必然是绿化率,而不是景观效应。
绿化成了摆谱,不过是为了往官员脸上贴金,满足官员的虚荣心,于是必然心态浮躁,互相攀比,巨额的投入,除了天价打造的景观,必然是遮荫的树减少,最终损害的是群众利益。显然,31万元买3棵树,说到底是责任意识、为民情怀的缺失。

澳门新浦京网投站网止 ,中国园林网7月6日消息: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日前发出通知,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要求采取切实有效措施,规范树木采挖管理。通知中着重指出:对古树名木等一些特殊区域内的树木禁止移植;对确需移植树木的要报林业等部门审批;移植要讲究科学,确保成活。

“大树进城”在许多城市至少有10多年的历史,而且迅速蔓延。国家绿化管理部门首次通过行政手段坚决遏制越刮越凶的大树进城之风,非常必要,笔者以为有以下几重意义:

首先,具有生态保护意义,体现对绿化自然规律的尊重。“大树进城”严重违背生态规律。由于城市气候、土壤等环境因素与树木原生地有着很大差别,移植树木一般很难在“新家”中健康成长。

据专家分析,从农村移植到城市的大树成活率不到50%,有些树种死亡率高达70%以上,而且成年大树挪窝后重新栽植,即使存活也不如在原生状态下枝繁叶茂,这种现象被称为“城市绿色弱势群体”。还要看到,“大树进城”无异于饮鸩止渴,城市绿了,农村却荒了,郁郁葱葱的山林变成荒山秃岭,原始森林受到蚕食,原生态遭到破坏。这种以牺牲山区绿色为代价绿化城市的做法,不仅不能增加森林碳汇,而且破坏森林资源和整体生态平衡,有可能招致更大生态灾难。

其次,能大量节省城市绿化费用。据专家估算,“大树进城”费用惊人,从偏远地区移植一棵树龄为20年以上的树木,成本加运输费用少则近万元,名贵树种价格更高。另外,不仅树木在长途运输过程中需要不停地护理,就是被移植后,两三年内常处于假活状态,也需要加强养护,其绿化成本非常惊人。

再次,有助于遏制“绿化政绩”。近些年“大树进城”受到热捧,折射出一种浮躁和急功近利的“绿色政绩观”。许多地方都在热火朝天地建设生态园林城市,还将其纳入官员政绩考核,为官一任、“绿色一片”便成为一些官员的不懈追求,甭管采取什么办法,城市绿了就是功劳,于是便有人投机取巧走捷径,不惜血本搞“大树进城运动”。短时间内城市确实绿了,但这种绿其实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叫停“大树进城”体现了城市绿化的科学发展观。笔者以为,考核生态城市不能仅看绿化面积和绿化率,还要考核绿化成活率和投入绿化的成本代价。专家指出,生态城市建设周期通常需要15年以上,城市绿化不能靠“输入”大树,应立足于栽种树苗,让幼树适应城市土壤和气候,自然茁壮成长,10多年便可形成生态效应。这种自然长大的城市森林才是名副其实的绿化。

推荐阅读:

长沙园林生态园开园 被称为城北“植物大观园”

梅州:政府扶持发展名贵树木产业

古树名木衰败死亡原因及保护措施初探

西安:市民旅游又添好去处 灞桥建设木瓜观光林

澳门新浦京网投站网止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