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透过作品看中国插花艺术传承与发展

0 Comment

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我们的传统文化正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插花艺术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要让我国的插花艺术洋溢生命之美,就要找到传承的脉搏,用异彩纷呈的传统文化符号演绎现代中国插花花艺的精髓。
采用传统插花构图方法与表现技巧
传统插花以不对称的动态均衡为原则,以不等边三角形的构图方法来确定造型,充分发挥线条的变化。对花材的布局要求高低错落、俯仰呼应、疏密有致、虚实结合,营造出层次感、纵深感以及留白空间,让插花作品气韵流动,表达富于生机的自然美。
许多优秀作品都是采用古典插花形式来演绎中国插花艺术的精髓。比如上海插花花艺协会会长蔡仲娟的作品《西风醉秋》,采用三种最简单的花材,把传统插花的技法与现代的异形花器相结合创作而成。作品中,花枝舞动的线条喻意西风,南天竹红叶的色彩、菊花的“语言”喻意秋天,使人有画尽情未尽、言尽意无穷的感觉。
上海插花花艺协会副会长蔡俊清的作品“荷篮归来”,造型丰满,色彩清雅,注重篮内外空间的分隔处理,篮沿、篮身、篮把的线条用花叶加以衬托、交错,竹枝在中心位置上冲破篮框,营造了一种气势,再与左斜方向经过精心选择的玉兰枝相呼应,一直一斜、一刚一柔,强调出前、中、后的纵深以及上、中、下的层次感,把夏花之清凉、田野之野韵盛入篮中,抒发了一种回归自然的情怀。
这些优秀的传统插花作品演绎出中国传统插花的真谛,正如《瓶史》中所述:“插花不可太繁,亦不可太瘦,多不过二种、三种,高低疏密,如画苑布置方妙……夫花之所谓整齐者,正以参差不伦,意态天然,如子瞻之文随意断续,青莲之诗不拘对偶,此真整齐也。”
把传统文化符号融入现代花艺设计理念
传统是根,世界是终。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东西文化艺术相互吸收、相互融入,表现技法上距离越来越小,凝结在同一艺术类型中不同的特性,是地域“语言”即民族异质性的彰显,那是一种民族文化的烙印。
台湾惠理花艺学院的林惠理创作的作品《黑与白的联想》,用黑白色彩营造对比效果,用简约的现代花艺手法,设计出一幅超现实主义的唯美庭园风景。她在庭园一角的深褐色桃树枝上悬挂了一个白色空鸟笼,用虚实对比的方式以静构动,使整个白色静谧的庭园突然喧嚣起来,让整个构景空间充满生命之美。
中国花艺界颇具影响力的花艺设计师刘飞鸣、邬帆伉俪把传统的园林植物竹作为主题,采取景观组织的透景、障景、隔景的处理手法,用多组形式技法制作的花艺小品穿插其间,表现了“竹径萦纡入,花林委曲巡”的诗境。
以上作品用现代花艺新颖的理念与手法,得到观赏者一致的赞赏,它们以崭新的面貌演绎着我国插花艺术发展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中国插花艺术的传承与当代性表现不仅限于传统风格、形式上的技法,花艺作品需要注入新鲜血液,把传统文化艺术在当代文化艺术的个性、形式中转换为现实的公共性语境,体现出关怀的价值追求,这才是传承的脉博,发展的途径。
《西风醉秋》 《黑与白的联想》

第七届中国花博会中,插花花艺无疑成为了最为耀眼的一朵奇葩,来自祖国各地的优秀花艺师与海外花艺界来宾一起,实现了创作技巧及花艺展出手法的突破,许多作品可圈可点,充满创意,不但让作为外行的市民看尽了“热闹”,而且京城很多家装设计师、装置艺术家们也看出了“门道”,赞不绝口。
大师汇聚 古典插花求突破
此次花艺展策划人??中国插花花艺大师、北京林业大学教授王莲英介绍,中国古典插花展以个人单件作品为展示方式,此次花艺展力求向市民系统普及古典插花这一国艺精粹。按照“先秦时期”、“秦汉时期”、“隋唐五代时期”、“宋元明清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等五个部分进行布展。
展区大门处的一件大型古典花艺作品《江山如此多娇》,凭借悠远的意蕴和新颖的造型设计获得了满堂彩。上海插花花艺大师梁胜芳和北京知名花艺师孙炜向记者介绍,此件作品将中国古典花艺与现代绘画、押花技法相结合,融合了绘画的和谐构图和插花作品的立体感,报纸堆建的假山属架构性设计范畴,突破了古典花艺手法的限制,增强了整件作品的立体感。
五个历史进程中,“新中国成立后”时期的命题作品《梳妆》被中国插花花艺大师王莲英评价为“弄拙成巧”之作。孙炜在作为容器的大缸身上用贴片和毛线装饰,并将松、柳等东方元素与红掌、洋兰等西洋花材大胆结合,进行创作,既有优美的线条,体现出中国古典插花的传统风韵;又表现了中国崭新的时代面貌。两侧的屏风作为主体作品的点缀,很好地表现了这一历史时期承上启下的花艺特点。
王莲英说,为了准确表达各历史时期的花艺作品,承接中国传统插花创作任务的花艺师读经史、翻古籍、观文物,揣摩当时社会生活风貌,感受当时人们的审美趣味,并在花艺创作中表达出来,对于历史的研究还使得花艺师避免了“错误使用花艺容器”等不当。
注重实用 新创意融会中西
据王莲英介绍,现代花艺在日常生活中运用十分频繁,为了突出实用价值,组织方在时尚风采展区按照“节庆、婚礼、居家、国事和酒店”四部分进行了布置。
梁胜芳表示,此次花艺师大多力求用新手法和新材质表现民族传统,体现现代人对民族传统文化的认同,如上海花艺师刘飞鸣、邬帆负责的节庆花艺部分,将圣诞、中秋、春节、七夕等民众最为重视的节日,结合东方与西洋花艺手法和材质进行演绎,这些不同风貌的花艺小品,既体现出了民族节日的传统文化,又展示出了时代气息。
梁胜芳的居家花艺设计极为细腻,展位按居家摆设进行了几个功能区划分。如书房花艺着力体现宁静、有文化内涵的氛围,采用东方瓶插,并在设计上不繁琐、不抢眼,符合国人崇尚读书的心理;客厅茶几花将西式小架构与线条相结合,考虑国人对“五行八卦”的认识,梁胜芳还选择经常用于改善室内风水的鱼缸进行花艺布置,暗合金木水火土五行。梁胜芳认为,设计居家花艺应该考虑生活习俗、心理活动,简洁又兼具立体感和时代感。
他山之石 不同风格齐聚集
本次展览的国际展区又名“他山之石”,王莲英介绍,这喻意广泛吸取其他国家、地区花艺大师的长处,增进国际花艺交流,而此次参展的国际花艺师也确实让国内专业观众领略了不同的花艺“气质”。
此次日本花艺师水上雅夫一反以往自然、简单、清新的花艺风格,完全运用立体构成技巧,表达意念非常抽象,但其在架构设计中进行了力学平衡研究,作品整体感强,架构受力均匀稳固,手法细腻、老到。
澳门地区花艺师周佩华展出的作品则以新颖构思见长,梁胜芳评其作品为“变弱为强、力道十足”,手法体现出东方式理念和西方式装饰手法,是东西花艺风相融合的又一力作。
王莲英介绍,除了插花艺术展集中展示的花艺作品外,各个地方花卉展区也出现了不少高水平花艺作品,这些作品围绕地方风情,展示当地生活特色,表现了不俗的花艺境界,如内蒙古展区用干花进行插花艺术创作,运用具有民族特点的手法;广西展区则以线艺花形为主,展示出壮乡美丽、独特的民族特色,令人赞赏。
▲宁夏展区作品,类似某种符号的异形架构表面贴满了红色枸杞、蝴蝶兰、白石子等。
梁胜芳 供图
▲深圳展区作品,用枯藤将两个架构联系起来,对东方式插花有所突破。作品采用了自然固定法,手法较高。
▲上海展区作品,不同深浅的蓝色、绿色加上纯净的白色,整个作品清新、自然,富有层次感。
▲韩国花艺师郑华顺作品,以悬挂的方式展示了空间的立体感,火焰百合、垂鸡冠、文心兰、唐棉、小菊、文竹和熊草构成了一个枯荣对比的世界。
▲梁胜芳作品,将莲蓬按照大、中、小进行点、线、面布置,并进行规律排列,加上跳舞兰就营造出莺歌燕舞的欢畅感,电视柜上的百子莲用自然固定法布置。
▲茶几花,袁乃夫作品,用绿康乃馨、山归来、水晶火烛营造出迎宾气氛。
▲薛立新作品《江山如此多娇》局部,画卷作为背景,枯枝、报纸堆砌起假山,增加了立体感。运用松枝、蝴蝶兰等花材表现出色块和线。
薛立新 供图
▲孙炜作品《梳妆》,表现了“新中国成立时期”的花艺特点。孙炜供图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本报记者杨新杭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