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西安打造一路一景 今春植树28.8万株行道树

0 Comment

本报讯
10月22日,合肥市园林局召开《合肥市城市道路绿化骨干树种选择研究》专家评审会,悬铃木、香樟、杨树、黄山栾树、椿树5种乔木被初步确定为行道树“基调树种”;国槐、冬青、白玉兰、黄连木、七叶树、银杏、杂交鹅掌楸、朴树8种树被初步确定为行道树“骨干树种”。目前在合肥行道树种植比例中居第二位的广玉兰,不再作为主要行道树种。
据负责此次方案研究的专家、安徽农业大学林学与园林学院教授黄成林介绍,课题组对合肥环城高速以内145条道路的126035株行道树进行调查,经统计有22种乔木,以香樟、广玉兰、悬铃木、国槐、女贞为主。作为行道树,常绿树和落叶树在夏季对环境的影响能力相近,而在冬季,落叶行道树树叶脱落后,能将阳光很好地透射到林下,常绿行道树在冬季能增加城市的生气。近年来园林界又一味强调常绿行道树种冬季的景观效果,而忽视落叶行道树种在冬季增加光照、更能迎合人们生活需要的事实。据初步统计,合肥常绿行道树共计78717株,而落叶行道树共计47318株,常绿行道树与落叶行道树的比例为5:3。黄成林认为,根据合肥市的气候地带性特征,行道树常绿与落叶的合适比例为3:7或4:6,合肥在将来的道路绿化上应加大落叶行道树的比例。
与会园林专家建议,除了使用选择的行道树主调树种、骨干树种外,道路绿化还要注意四方面:道路设计时与园林部门密切配合,合理布局地下管线,避免管线布置与绿化矛盾;绿化设计时对行道树规格指标严格要求,同时用树高、冠幅、干径、土球大小等主要技术指标控制行道树苗木质量;在行道树栽植环节,严格按照设计的苗木规格技术指标把握苗木质量关,严把清理种植穴建筑垃圾、客土、栽植、固定措施及浇水等技术关,控制栽植质量;在栽后管理环节,严格制定浇水、施肥、病虫害防治和修剪整形等技术要求。

访安徽农业大学林学与园林学院院长黄成林
行道树是连接城市块状绿地的纽带、城市绿化的骨架。合肥在进行“大建设”中,行道树种的应用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合肥市园林局和安徽农业大学就此成立了行道树选择课题组进行专项研究。针对合肥地方自然和人文特色,最终选出了悬铃木、香樟、杨树、黄山栾树、椿树、冬青、白玉兰、国槐、七叶树、银杏、黄连木、杂交鹅掌楸、朴树共13种行道树骨干树种。近日,记者采访了该课题组组长、安徽农业大学林学与园林学院院长黄成林教授。
记者:通常城市都是根据辖区规模选择1至3种行道树来展现城市特色,如海南的椰子树、福州的榕树,合肥市选择13个树种作为行道树骨干树种的原因是什么?
黄成林:行道树不仅能满足城市行人和车辆的遮阴功能,同时也决定了造景的成败。选择城市行道树一方面要展示城市特色,另一方面又要实现生态城市建设必须达到的物种多样性要求。合肥选择13个树种可能有人认为太多了,由于合肥地处在北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地带,南北植物的交汇区,展现合肥地方风格的树种不是十分明显。我们更多的是考虑合肥建设现代化生态园林城市,行道树必须满足多样性的要求。再者,合肥城市形态定格为“141”格局,五大区域在行道树方面应该展现各自的特色。根据合肥市总体规划,经推算今后五年合肥的行道树约需增加6万株。
记者:筛选骨干树种的依据是什么,未来绿化建设中将如何应用这些树木?
黄成林:树种选择首先要做到适地适树,选择时我们主要根据合肥自然环境特点,考虑到树种的生理、生态学习性,主要根据乔木树种在合肥特定环境条件下的生长速度、寿命长短、遮阴效果、景观效果、抗逆性、病虫害情况和苗源七大指标,进行量化分析。比如合肥最近几年有的道路选择杜英、乐昌含笑作为行道树,其实它们并不适合合肥的气候条件,冬季易受冻并且生长很慢。选择行道树还要兼顾景观功能,以形成丰富的道路景观。这13种行道树种中,观花的有七叶树、白玉兰,观果的有冬青、黄山栾树等,观奇特叶的有杂交马褂木,观秋色叶的有银杏、黄连木等。
行道树选择要结合当前效益和远景目标。最近五年内合肥市道路绿化以悬铃木、香樟、杨树、黄山栾树、椿树为基调。这几种行道树生长快、树冠开阔、树干直、冠形整齐,具有良好的遮阴效果,速生和中生树种的合理搭配,能够尽快成景,这也很好地配合了合肥市滨湖新区建设工作。五年以后,合肥行道树达到一定的绿量,道路绿化再适时增加长寿命的中生和慢生树种,如冬青、白玉兰、国槐、七叶树、银杏、黄连木、杂交鹅掌楸和朴树8个树种。
记者:在合肥市行道树选择与应用的过程中,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地方?
黄成林:我们在调查合肥行道树绿化现状中发现,常绿与落叶树种的数量比为5:3,其比例明显不符合当地气候地带性特征。近年来,园林界一味强调常绿行道树冬季的景观效果,而忽视落叶行道树在冬季增加光照的事实,所以我们这次加大落叶树的应用,将常绿树种和落叶树种的比例调整为接近3:7。
另外,并不是有了好的行道树树种就有好的景观,优美的景观还与行道树栽植的位置、立地条件、树苗品质、栽培技术和养护管理等因素有很大关系。在使用行道树的过程中,要考虑道路的路幅宽度,种植穴里的建筑垃圾要及时清理。有的与市政管线、路旁建筑矛盾很大,在道路改造时应留出一定空间。另外,不同的行道树要根据其特征分别对待,选择合适的应用区域。例如,针对杨树速生及寿命短的特点,栽种时要做到大穴、大肥、大水,并应主要在新城区宽度较大的绿化带里应用。
合肥某道路栽种的行道树。

423核心提示:
环城南路东段,一排胸径约25厘米的银杏树代替了原有老化的杨树和悬铃木,在近两个月里拔地而起。如今,这些银杏的树身周围撑

环城南路东段,一排胸径约25厘米的银杏树代替了原有老化的杨树和悬铃木,在近两个月里拔地而起。如今,这些银杏的树身周围撑起4根支架,树干上绑着稻草绳,滴着营养液。

喜欢法国梧桐的枝叶茂密,不过银杏到了秋天变成金黄色也非常漂亮,希望到今年秋天就能在家门口看到和以往不一样的街景。家住环城南路附近的市民曹女士说。

一路一景咋打造?

西安属于温带半湿润季风气候区,冬季寒冷,夏季炎热,四季分明。鉴于以上因素,长期以来,行道树多选择的是抗旱耐寒抗碱性的本乡植物。这样的选择,适应了树木生长的需要,但也带来了绿化植物品种不够丰富的问题,春季少花,冬季少绿,季相色彩少变化。为此,西安市在组织相关专家调研的基础上,制定了《西安市开展四季常绿一路一景增绿工作指导意见》,提出按照四季常绿一路一景的植物配置手法,突出林带增绿,着手引种驯化一批常绿植物新品种。

作为城市道路绿化的主力军,成排伫立的行道树,见证着城市的变迁。

环城南路银杏的栽植,可谓是西安市在城市道路绿化中打造一路一景的缩影。

在既定的道路布局基础上打造一路一景,是为了提高道路绿化的品质,展现道路景观的差异性、独特性。西安市城市管理局园林绿化处副处长王立峰说。单条道路景观一致,各个道路又景致不同,一路一景是通过植物品种和布局形式的变化实现的。王立峰表示,由于植物及其排列形式选择有限,西安市的一路一景实际上是区域性的一路一景。

在北客站附近,尚苑路主要栽种法国梧桐,尚新路主要栽种国槐,尚贤路主要栽种七叶树,明光路主要栽种楸树,形成小范围内的景观差异。一路一景还依靠多个树木品种的间隔排列方式,以及树池等服务设施的不同实现。在碑林区三学街书院门历史文化街区,结合碑林博物馆收藏石刻艺术的特点,行道树的树池在近期更换为花岗岩材质,并雕刻了仿古浮雕,颇具区域特色。

在一路一景之外,西安今年春季的植树工作还突出了四季常绿的特点。西安市城市管理局园林绿化处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2日,春季以来园林部门栽种了28.8万株树木,其中常绿树种有20.3万株,主要包括桂花、广玉兰、大叶女贞等。业内人士表示,根据目前西安市的绿化中常绿乔木数量偏少的实际,将通过几年的努力,将常绿乔木与落叶乔木数量的比例由目前的2:8提高到4:6,重要地段、重要节点的常绿树与落叶树比例由目前的3:7提高至5:5。

行道树选什么?

无论是四季常绿还是一路一景,在城市道路绿化景观的打造中,树木种类的选择都是绕不开的问题。

就行道树而言,从能遮阳、耐修剪、病虫少等方面考虑,目前看来表现最好的是国槐和悬铃木。西安市绿化养护管理处总工程师卫天星表示。

国槐是西安的乡土树种,栽种历史可追溯到秦汉时代,且在1986年成为西安市市树。它的寿命长,树冠浓密,适应性强。据卫天星介绍,虽然西安的国槐曾在上世纪80年代发生过较严重的尺蠖病虫害,由于防治见效很快,一直处于较好的防控之内。

悬铃木则包括一球、二球、三球悬铃木,分别对应通俗叫法里的美国梧桐、英国梧桐、法国梧桐。法国梧桐叶稠枝翠,婆娑多姿,在世界上享有行道树之王的美誉。在老城区范围内,悬铃木比国槐更多,大约占据行道树的46%,国槐大约占据26%。王立峰表示。

不同于国槐,悬铃木则属于引种多年的外来树种,在上世纪60年代,由时任西安市市长的徐步从南京引进。

如今,友谊路、咸宁路等主干道早已成为林荫大道。生长四五十年的高大悬铃木,在炎热的夏季为行人带来一路清凉。

正如业内人士所说,并不存在完美的行道树。即便是遮阳纳凉以及成景效果俱佳的悬铃木,也有毛球掉落扎人、毛絮纷飞的问题。

行道树记录着城市的变迁,行道树本身也在变化,一些树种逐渐退出城市道路绿化的舞台。

据专家介绍,近几年,西安市已经在城市绿化规划和实施中,尽量避免将容易产生飞絮的杨柳树作为行道树栽种,少部分栽种的杨柳树也都是因特殊需求栽种在三环外和高速林带。杨树还存在树体不安全的问题。由于木质较脆,长得高大之后,遇上刮风下雨枝条容易掉落,伤及行人。王立峰说。

有关部门建议,可将国槐、悬铃木、银杏、白皮松等5种乔木作为西安市基调树种,将雪松、油松、广玉兰等24种乔木作为骨干树种。同时,配以更多的一般树种,比如华山松、枇杷、棕榈等。业内人士表示,这既有利于增加植物多样性,丰富道路景观,又有利于避免大面积病虫害的爆发。

道路扩张怎么办?

我们是一列树,立在城市的飞尘里。台湾散文家张晓风在《行道树》中写道。不仅是飞尘,行道树也经历着城市扩张、建设带来的伤害。

城市道路改造时,往往因为路面拓宽或市政管线改造而对行道树进行迁移。而迁移将不可避免地对树木造成伤害,特别是那些较为年长的树木,损伤后需要更长的恢复期。

令卫天星欣慰的是,近几年西安的道路改造中,爱树护树的意识提高了很多,对原有的行道树基本采取了保留的做法。

前些年北大街改造的时候,把原来的国槐基本都做了迁移,道路做好之后重新栽植。但是近几年,比如西大街、东大街改造的时候,是将原来人行道上的行道树纳入到分车带中,然后在新的人行道上继续栽种一批行道树。卫天星说。

但是,行道树生长环境的改善依然存在难题。在王立峰看来,目前最突出的问题在于缺少生长空间。

这几年线网落地对行道树的生长空间影响较大。比如道路拓宽之后,人行道上本应种行道树的路面下方已经是规划或建设好的管线,便无法栽种树木。我们接到过不少市民反映缺少行道树的投诉,但是很多地方确实没有空间。王立峰说。

另一方面,人行道本身宽度有限,在地下较为靠近行道树根系的管线,会影响树木对土壤中水肥的吸收。王立峰在调研中看到,很多地方,行道树旁边的路面甚至会鼓起来,就是因为树根扎不下去。

尽可能地扩大树池面积成为一种应对举措,比如将几棵相邻树木的树池连成片状,从纵向上扩大生长空间。此外,从去年开始,在道路改造和新建道路的建设中,市政府要求园林部门和市政部门同步进行规划、建设,改变过去先修道路、再规划树木的做法。

卫天星也强调了道路绿化中规划的重要性。

我们目前的道路中间可以用于绿化的地方还是比较少。我希望的是,一方面,对道路的设计、规划更具前瞻性,给道路扩张以及绿化预留空间,毕竟道路骨干一旦形成,再拓宽就比较难,成本也高。另一方面,提高道路规划中的绿地率,虽然是城市道路,但我们也要致力于让道路成为风景大道。

受到卫天星推崇的一个例子是西安的大庆路林带。1965年左右,修建大庆路时就预留了100米左右的绿带,到现在也不落后。

来源:陕西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