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李天柱和他的“养蚕经”

0 Comment

青春脸谱:

李天柱出生在柳林县一个小山村,2003年大学毕业后,他凭借着热门的软件开发专业,在上海一家软件公司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两年后,他的年薪已达到了7、8万。然而,就在事业顺风顺水之时,李天柱却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回乡创业。

蔡贤村的“破茧重生”

李天柱,34岁,柳林县普惠桑蚕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9年前,他放弃高薪回乡创业,如今,加入合作社的创业青年已达200多人,在他的带领下,村民的日子发生了很大变化。

就是这一决定,成就了他比城市“白领”更精彩的人生。在家乡的热土上,他用青春写下了一部“养蚕经”,用知识改变了乡亲父老的命运。

乡村振兴

青春宣言:

放下身段,拉下脸皮,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农民

近日,记者到湖北阳新县蔡贤村采访,村支书蔡召成指着路边一片片的桑树田说:“这些一小块一小块的田曾经荒芜多年,随着村里养蚕业的发展,村合作社又逐步把这些闲置土地从村民手里流转过来种桑养蚕。”

心动不如行动,有志者事竟成。

李天柱的老家在黄河边上的百里红枣林带,曾被农业部命名为“中国红枣第一镇”。所以,枣维持着村里很多家庭的生活。但是,就在2005年,一场连阴雨将沿黄边上的红枣打烂在地上,村民们丰收的期盼彻底粉碎了。眼看着大年初一村里的孩子穿的都是旧衣服,李天柱的心里既难受又无助。难受的是一年的收成就这样没了,无助的是靠天吃饭终究还是老天爷说了算。

十年前,蔡贤村没有一个人会养蚕,如今,该村已成湖北阳新县桑蚕第一村,今年养蚕直接收入可达300万元,生产加工产值达480万元。蔡召成说,桑蚕业的兴起,带动全村人均收入翻了三番,十余名地道农民变身为乡土创业人才和个体老板,村集体也由过去常年负债变为年年节余上百万元,固定资产增加至千万元。

9年前,李天柱放弃了IT白领职业回到村里养蚕,9年后,他依然没有忘记当时的初衷,“坚持在村里创业,帮助村民脱贫致富。”和9年前不同的是,李天柱现在的养蚕已经小有成就,多数村民在他的带领下生活得到了改善。

返回上海后,李天柱没有了往日的工作激情。烂了一地的红枣和乡亲们的满脸愁容时常浮现在他眼前。“都是生活在一个蓝天下的人,大家生活的差距为啥这么大?怎样才能缩小城乡距离?”那段时间,李天柱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蔡贤村是山区村、库区村、老区贫困村,2005年以前全村人均纯收入不足2000元,村集体负债28万元。2005年冬天,蔡召成当选村党支部书记,接下了这个“烂摊子”。

放弃白领变农民

经过几天的考虑,他决定回老家。“农村也需要知识。有知识、有干劲,我相信家乡能变个样。”李天柱这样说。

蔡召成说,为了改善村民生活,带领全村人民走上致富的道路,历届村干部都绞尽脑汁,种过经济作物、搞过网箱养鱼,养过菜牛……都没成气候。

澳门新浦京棋牌app下载 ,李天柱的老家在黄河边上的百里红枣林带,曾被农业部命名为“中国红枣第一镇”。所以,枣维持着村里很多家庭的生活。但是,就在2005年,一场连阴雨将沿黄边上的红枣打烂在地上,村民们丰收的期盼彻底粉碎了。眼看着大年初一村里的孩子穿的都是旧衣服,李天柱的心里既难受又无助。难受的是一年的收成就这样没了,无助的是靠天吃饭终究还是老天爷说了算。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偏要回去“受罪”。面对父母亲严肃的批评、乡亲们不解的目光、朋友们善意的规劝,李天柱回敬以倔强的沉默。最终,他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一个偶然的机会,蔡召成听说养殖桑蚕也可以致富。经过深入了解,发现养殖桑蚕劳动力需求小,而且经济效益也较为可观,是一项投资少、见效快、风险低、效益高的好项目。这也正好切合该村劳动力缺乏,又有大量荒山可以种植桑树的特点,他决定带领村民试一试。

返回上海后,李天柱没有了往日的工作激情。烂了一地的红枣和乡亲们的满脸愁容时常浮现在他眼前。“都是生活在一个蓝天下的人,大家生活的差距为啥这么大?怎样才能缩小城乡距离?”那段时间,李天柱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为了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农民,他在熟悉的小镇上开始摆摊卖起了麻辣烫。“但这不是我的梦想,我要回村,我要彻底的融入农村。当初回来我绝不是一时冲动!”说起创业的历程,李天柱还是那样充满激情。

2008年,全村试种了十亩桑树,5户村民每家试养了1张蚕种。当年每张蚕种产出43公斤蚕茧,收入近1500元。试种试养的结果,让村民们喜出望外,村委会当即决定2009年继续扩大养殖范围,2009年养蚕63张,每张蚕种的平均单产提高到45.5公斤。

经过几天的考虑,他决定回老家。“农村也需要知识。有知识、有干劲,我相信家乡能变个样。”李天柱这样说。

补资金缺口,解技术难题,创业路上风雨无阻

养蚕户越来越多,桑树种植、蚕苗育化、购买生产资料、销售蚕茧等问题也相继暴露出来。最让人头疼的是,分户养殖由于技术控制的差异,导致蚕茧品质难以保证。另外,许多农户怕损坏了房屋,消毒进行的不彻底,蚕的病死率迅速上升。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偏要回去“受罪”。面对父母亲严肃的批评、乡亲们不解的目光、朋友们善意的规劝,李天柱回敬以倔强的沉默。最终,他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天柱听说了栽桑养蚕。于是,他翻阅了柳林县建国以来的农业资料,咨询了县里的农业专家。让他惊喜的是,在他的家乡,栽桑养蚕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而且自然条件也非常适宜发展蚕业生产。

许多先期试种试养的农民开始陆续放弃养蚕,蔡贤村的养蚕业面临着重大的考验。在这生死存亡之际,蔡贤村村委会经过深入研究,决定成立桑蚕产业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立足于本地桑蚕产业,积极构筑“合作社+农户+基地”的发展模式,农户入股、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为了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农民,他在熟悉的小镇上开始摆摊卖起了麻辣烫。“但这不是我的梦想,我要回村,我要彻底的融入农村。当初回来我绝不是一时冲动!”说起创业的历程,李天柱还是那样充满激情。

天时、地利、人和。李天柱创业的劲更足了。2008年5月,柳林县历史上第一个农民蚕桑养殖合作社——普惠桑蚕养殖专业合作社成立了。合作社成立后,李天柱自筹资金流转土地400多亩,又调回30多万株优良桑苗,栽桑建园。

经过5年的发展,合作社已拥有优质桑园基地3300亩,建成标准化养殖及生产加工厂房6300平方米,产品展示大楼1500平方米。开发出蚕沙枕、蚕丝被,以及桑葚酒、桑葚干等系列产品,并注册了“仙岛湖”牌商标,开通了网上直接销售通道,实现了整个产业从种养到加工到产品直销的完整产业链。

“一定要让娃们过年穿上新衣裳”

随着合作社的正规化运作,资金的缺口成了一个最大的问题。为了筹集资金,李天柱走亲戚、托朋友、找熟人,跑了一大圈,说了一大堆好话,结果还是差很多。无奈之下,他开始找银行,但得到的答复都是:“条件不足不能放款”。几经周折,他想到了小额贷款公司,但是没有抵押还是不行。

2014年,蔡贤村桑蚕产业专业合作社与湖北省农科院签订了技术协作协议。种植、养殖、加工等方面都得到了专业技术团队的帮扶。从卖鲜茧,到生产蚕丝被,之后他们又充分发挥蚕的排泄物蚕砂的中草药性,烘干后制成蚕砂枕。

2005年刚过完年,李天柱就正式辞职放弃了上海8万年薪的工作,毅然决然回了柳林县三交镇开始踅摸合适的项目。这段过渡时期,他摆过地摊,还卖了6个月的麻辣烫,后来又在镇上开了家广告设计公司。功夫不负有心人,天生喜好“折腾”的李天柱在2008年瞅中了桑蚕养殖这一领域。

如果再筹不到钱,合作社就办不下去了。万般无奈之下,他找到小额贷款公司的领导,赖在人家办公室不走,一直讲他的创业思路,分析经济效益……也许是被他说烦了,也许是看到了他的规划前景,最后那位领导说,“小伙子,我看你一个大学生创业也挺可怜的,就算我个人对你的支持吧,不用抵押放贷给你五万。”听到这句话的李天柱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通过科技示范、绿色发展,蔡贤村探索出了“院村合作、村民共建、链条发展”的产业发展模式,形成区域化、专业化、一体化的桑蚕产业新格局。

高家墕村是一个纯农业的偏远村庄,靠天吃饭,乡亲们都以种枣为主。如果枣的年成不好,村民就没了收入。而养蚕是个季节活一年有三季,正好和农民种地不相冲突。李天柱想,“在村里的妇女老人也不用耽误农忙时,捎带养养蚕就能把钱挣到手。”

资金的问题解决了,但高兴的劲儿很快就被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打击得“烟消云散”。由于是第一次养蚕,没有经验,以为蚕儿吃的不多。可养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蚕儿吃桑叶时就像下雨一样,哗哗直响,一天就要吃掉一卡车的桑叶。当时,合作社的蚕马上就要结茧了,可桑叶却不够吃了。

蔡召成说,有了专业技术团队做靠山,他们更有底气了。合作社要吃干榨净桑蚕:春季,采摘挂满桑树枝头的桑葚;秋季,第四茬蚕采桑结束后,桑叶可加工成桑叶茶,闲置的农田可种植一季土豆;脱丝加工后的蚕蛹,是优质动物蛋白质,也是提取多种化学药品的宝贵原料。

李天柱随后就在2008年5月创办“柳林县普惠桑蚕养殖专业合作社”,并通过多次学习借鉴省内外经验,大力推行“合作社+基地+农户”的生产模式。

这个意料之外的情况,让李天柱心急如焚,他每天都在寻找着购买桑叶的渠道,有时一整天都顾不上吃一口饭。几经周折,终于从陕西吴堡花高价联系好了桑叶。本以为蚕宝宝马上就有“饭”吃了,却不想天公不作美,去拉桑叶的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进村的路基被冲毁了。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冒着大雨,在离村还有3公里的地方,一袋一袋把桑叶往回扛。

驻村科特派张友南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他们正在寻求专家们的支持,开发一套养蚕投料生产线,进一步提高自动化程度,把一部分劳动力转移出来发展第三产业。

然而,第一次的养蚕经历让李天柱痛心疾首,引进的30万只蚕到最后一根丝都没吐就死掉。那时,李天柱还摸不准蚕宝宝究竟该进食多少量的桑叶,到最后临近蚕吐丝的关键时刻,种植的桑叶竟然不够吃。听说黄河对岸的陕西吴堡县能收购桑叶时,心急如焚的李天柱松了一口气。当夜就带人开着大三轮赶赴吴堡收购桑叶,一车的桑叶满载而回。天有不测风云,回来的路上赶上下暴雨,回村的土路被冲垮,三轮车根本无法行驶。

淋雨感冒对李天柱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只要蚕儿能顺利成长,受什么罪他都愿意。可没想到,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经过近一个月的饲养,蚕儿开始老化,可就是不结茧,而且开始在蚕房里乱爬,最后,一个个萎缩掉在地上。看着满地掉落的蚕儿,李天柱回乡以来第一次掉泪了。

拥有725户、3250人的蔡贤村,目前还有贫困户113户、贫困人口333人。蔡召成说:虽然今年年底他们将全部告别贫困,但还要帮助他们共同走向富裕之路。蔡贤村将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科技示范战略,着力打造宜业、宜居、宜游“三宜”乡村,让村民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不断提升。

在泥泞的土路上,李天柱走了三公里才把桑叶及时地送到蚕的口中。

眼泪解决不了问题,创业之路还得往下走。李天柱开始逐个环节分析,怀疑是技术上出了问题。经过几番周折,他请到了山西省农业厅的蚕桑研究员。专家跟他说了两句话,“小蚕养在火里,大蚕养在风里”。李天柱立即明白了,蚕儿大了就需要吹吹风降降体温,这样才有助于它的生长。第二次,他就成功了。看着满屋子白白的蚕茧,李天柱再次流下了眼泪,只不过这次是幸福的眼泪。2009年秋,李天柱创建了吕梁市第一个蚕丝被加工厂,注册了“普惠天雪”牌桑蚕丝被的商标。到如今,产值已达到了780多万元。他通过合作社帮助社员养蚕700张,蚕农蚕茧纯收入达到141.75万元。到目前为止,合作社成员已发展到200多人。

在李天柱的带动帮助下,加入合作社的创业青年已达200多人,合作社年轻社员刘彦军和爱人高凤梅都是建社初期入社的老社员,入社几年来,家里的经济收入提高了好几倍,住的窑洞进行了翻新装璜,还买了摩托车。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2010年,李天柱被团中央、农业部评为第七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2011年,获得了山西团省委“转型跨越”山西青年五四奖章。

每逢过年,腊月便是村民们领钱的大喜日子,被“时尚”的村民们挣得可都是年薪。李天柱发工资和别的老板可不一样,农户一年从他那儿挣到的钱,全部是年底一次性结清。李天柱的解释是,“平时发了工资人们就花了,也不会觉得一年挣下了钱,选在年底发工资大家不仅可以过个殷实的好年,给孩子们买身新衣裳,置办些年货还能有所结余。”

一门心思为农户创造更多经济效益

高家墕村有了李天柱,名气也大了,同时,村里的人气也旺了。

2012年,全省桑蚕养殖现场交流会在高家墕村召开,全国知名农业专家以及全国各地桑蚕养殖人士都悉数到场,粗略估算,加上周边看热闹的村民,当时小小的高家墕村里的这场现场交流会,到场人数竟然达到近千人。

站在山顶放眼望去,全村像样的建筑非村里的小学和李天柱合作社的厂房莫属。高家墕村的村委会主任告诉记者,这都是李天柱的功劳,在李天柱的带领下,目前,合作社成员已达到240多人,其中青年农民占到百分之八十。“三交镇南面的七八个村都因人数不够把小学给撤了,让孩子们去镇里上学,唯独高家墕的小学现在还有30多个学生就读保留了下来。”

让农民工人化,就地转移劳动力,这是李天柱回乡创业的理想之一。去年7月份的一场大雨把合作社用彩钢搭建的厂房毁了一多半。借这个机会,李天柱决定把厂房重新修建,目前正在施工,还特意把搭建大棚规划了进去。“这样农户就不必像过去一样在自己家散养,搬进大棚统一管理和培训指导技术。”

李天柱还打算把农户修剪下的大量桑枝回收做成食用菌,重复利用蚕蛹等新措为农户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益。下一步李天柱更是有个宏伟的蓝图,把去往高家墕的路再休整一番,逐步把他的家乡打造成一个旅游休闲的生态园,辐射带动整个三交镇的经济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