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农民父子追梦故事:蓄须30余载研究出高产油菜

0 Comment


新浪湖南讯
10月30日上午,在郑州举行的中国网络媒体论坛上,国信办主任鲁炜在演讲中讲了一对湖南农民父子35年研究超级杂交油菜的故事。农民要做科研,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父子俩的追梦经历生动诠释了“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带着惊讶与好奇,新浪湖南特地从长沙赶往常德临澧,来探一探神奇的农民沈昌健和他们一家的“超级杂交油菜”梦。

一对湖南农民父子,35年研究超级杂交油菜,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父子俩的追梦经历生动诠释了“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最近,
湖南常德临澧农民沈昌健和他们一家的“超级杂交油菜”梦,经由党媒报道感动了很多网友,新浪湖南小编从长沙赶往常德临澧,为您讲述沈昌健的其人其事。

梦起·偶遇野油菜踏上漫漫科研路

图片 1

驱车3个多小时,便到了位于湘西北的常德临澧。见到沈昌健正逢他来县城办事,一路风尘仆仆,朴实、干练,是他留给人的第一印象。听说好多人想听听他和父亲的油菜故事,他憨厚地笑了,伸出他那双厚实且长满茧的手不停握住我的手说着感谢。

沈克泉、沈昌健合影。 资料照片

说起自己一家“超级杂交油菜”梦的起源,沈昌健讲述了30多年前的情形:1978年,沈昌健的父亲沈克泉是一名养蜂人,在贵州高寒山区一次偶然的发现,改变了他的一生。在那里,他发现了3株粗壮的野生油菜,开花时间比常规油菜迟、生长结构特别好,不仅植株粗壮,而且分枝特别多。沈克泉如获至宝,兴致勃勃地把他们带回家乡播种,认为这是很难得的育种材料,希望能为养蜂场提供新的蜜源。没想到,就是这几株野油菜,让他和儿子走上了研究杂交油菜的科研之路,而且一走就是三十几年。

梦起·偶遇野油菜踏上漫漫科研路

追梦·举家科研负债累累也要证明自己

驱车3个多小时,便到了位于湘西北的常德临澧。见到沈昌健正逢他来县城办事,一路风尘仆仆,朴实、干练,是他留给人的第一印象。

没有专业知识、没有专业设备、缺少资金,普通农民沈克泉父子搞科研遇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难题。从研究杂交油菜开始留胡须,沈克泉发誓不成功不剃须,凭着一股子狠劲,父子俩一次次从跌倒中爬起,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难关。

说起自己一家“超级杂交油菜”梦的起源,沈昌健讲述了30多年前的情形:1978年,沈昌健的父亲沈克泉是一名养蜂人,在贵州高寒山区一次偶然的发现,改变了他的一生。

没有知识就去学。买专业书籍研究、请农科站专业技术人员帮忙指导,“华中农业大学,西南大学,湖南、贵州、四川的农科院,陕西的油菜研究所……”说起这些曾去讨教取经过的地方,沈昌健如数家珍。

在那里,他发现了3株粗壮的野生油菜,开花时间比常规油菜迟、生长结构特别好,不仅植株粗壮,而且分枝特别多。

缺乏资金就想办法筹。设备、请工、买肥等都要花钱,所有科研经费全靠一家自筹。30年来,沈克泉投入油菜科研的资金累计达到40多万元,至今仍负债累累。
那时沈昌健和妻子开客运中巴车,每天纯收入200元,是全家最大的经济来源。为了还债,他们不得不卖掉了全家赖以谋生的中巴车。

沈克泉如获至宝,兴致勃勃地把他们带回家乡播种,认为这是很难得的育种材料,希望能为养蜂场提供新的蜜源。没想到,就是这几株野油菜,让他和儿子走上了研究杂交油菜的科研之路,而且一走就是三十几年。

家里人一直作为坚强的后盾在支持着父子俩的科研工作。“因为收入来源的减少,生活越来越困难,母亲曾经也产生过动摇,问我们要不要坚持下去。当时父亲就跟我们说,首先有好多专家已经证明了,并且表示我们的研究很有效,也很有前途。而且我们也不能让那些帮助我们的人们失望,更要为自己争一口气,让那些不相信的人看到,我们农民同样也能搞科研!”

追梦·举家科研负债累累也要证明自己

苦梦甜梦·被误解却收获感动

没有专业知识、没有专业设备、缺少资金,普通农民沈克泉父子搞科研遇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难题。从研究杂交油菜开始留胡须,沈克泉发誓不成功不剃须,凭着一股子狠劲,父子俩一次次从跌倒中爬起,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难关。

父子俩的研究渐渐有了成效。“当时刚刚开始征收农业税,我们这里在春季农民的经济来源就只有种油菜,由于我们的种子省工省种产量高,不仅附近的农民都是我们提供,连外地好多农民都找过来求种子,我们的名气也就是那个时候越来越大”沈昌健回忆。

没有知识就去学。买专业书籍研究、请农科站专业技术人员帮忙指导,“华中农业大学,西南大学,湖南、贵州、四川的农科院,陕西的油菜研究所……”说起这些曾去讨教取经过的地方,沈昌健如数家珍。

父子俩研究、培育出的油菜品种“友谊三号”,半卖半送给农民,反响很好。不料,有人找上门来,说农民不可能搞出这样的发明,认定沈克泉的种子是假冒伪劣品,要罚款8000元。

缺乏资金就想办法筹。设备、请工、买肥等都要花钱,所有科研经费全靠一家自筹。30年来,沈克泉投入油菜科研的资金累计达到40多万元,至今仍
负债累累。
那时沈昌健和妻子开客运中巴车,每天纯收入200元,是全家最大的经济来源。为了还债,他们不得不卖掉了全家赖以谋生的中巴车。

县科协的退休干部沈文强见证了那段经历:“那是98年的一天,沈克泉急急忙忙跑来问我,说了这个事,要怎么办。我给他出了个主意,既然说是伪劣产品是吧?那你去要那些种过的农民给你写个证明,再拿普遍推广的种子跟你的种子种出来的做个对比,用事实说话。”结果,当时就有3、40个农户自愿为沈克泉做了证明,证明沈克泉的种子非但没有问题,而且品质优、产量高。厚厚的一摞证明书让沈家人感动不已。

家里人一直作为坚强的后盾在支持着父子俩的科研工作。“因为收入来源的减少,生活越来越困难,母亲曾经也产生过动摇,问我们要不要坚持下去。当
时父亲就跟我们说,首先有好多专家已经证明了,并且表示我们的研究很有效,也很有前途。而且我们也不能让那些帮助我们的人们失望,更要为自己争一口气,让
那些不相信的人看到,我们农民同样也能搞科研!”

“父亲常常说难道我们农民就不能搞科研?三十几年什么苦都吃过了,但是想到那些支持、帮助我们的人们,我们吃的苦也是甜的!”沈昌健说。

苦梦甜梦·被误解却收获感动

续梦·儿子接过父亲梦想坚持到底

父子俩的研究渐渐有了成效。“当时刚刚开始征收农业税,我们这里在春季农民的经济来源就只有种油菜,由于我们的种子省工省种产量高,不仅附近的农民都是我们提供,连外地好多农民都找过来求种子,我们的名气也就是那个时候越来越大。”沈昌健回忆。

沈克泉身上体现了典型的湖南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精神,同时又无处不流露他老实、较真的农民本分。与他合作多年的沈文强老人说起一桩“趣事”仍津津乐道。一次,沈克泉去到专利局为自己培育的油菜申请专利,他先去咨询了沈文强。“我当时也对他这个自己研究不太敢相信。你说一个农民,什么知识都没有,搞科研,多么天方夜谭啊!”沈文强特意试了一下沈克泉,当时申请专利大概需要500元费用,沈文强却故意告诉沈克泉要200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少的钱。“就是想看看他对这事是不是认真的。”

父子俩研究、培育出的油菜品种“友谊三号”,半卖半送给农民,反响很好。不料,有人找上门来,说农民不可能搞出这样的发明,认定沈克泉的种子是假冒伪劣品,要罚款8000元。

没想到,过了几天,沈克泉真的带了四处筹借的2000元过来了。沈文强带着他到专利局,当时局里的一位书记也是半信半疑,但听了沈克泉对自己科研成果的详细介绍和展示后,他们这才完全相信了眼前这位普普通通的农民着实不简单。“那位书记最后还亲自帮助、指导沈克泉写了申请书。”

县科协的退休干部沈文强见证了那段经历:“那是98年的一天,沈克泉急急忙忙跑来问我,说了这个事,要怎么办。我给他出了个主意,既
然说是伪劣产品是吧?那你去要那些种过的农民给你写个证明,再拿普遍推广的种子跟你的种子种出来的做个对比,用事实说话。”结果,当时就有3、40个农户
自愿为沈克泉做了证明,证明沈克泉的种子非但没有问题,而且品质优、产量高。厚厚的一摞证明书让沈家人感动不已。

从胡茬儿到蓄起一撮长白美须,长期的劳累使得沈克泉的身体一天天垮下来。2009年12月8日,沈克泉把家人叫到床前:“我没时间了。油菜事业不要丢,坚持下去,一定会成功的!”
几天后,沈克泉带着未竟的梦想去世,终年70岁。

“父亲常常说难道我们农民就不能搞科研?三十几年什么苦都吃过了,但是想到那些支持、帮助我们的人们,我们吃的苦也是甜的!”沈昌健说。

“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成功!”父亲生前含泪的瞩咐始终萦绕在沈昌健的耳边。接下来的几年,他继承父亲的遗志,一心扑在科研上,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他必须替父亲完成梦想!

续梦·儿子接过父亲梦想坚持到底

圆梦·科研取得突破成功指日可待

沈克泉身上体现了典型的湖南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精神,同时又无处不流露他老实、较真的农民本分。与他合作多年的沈文强老人说起一桩“趣事”仍津津乐道。

10月27日、28日,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栏目以《出彩人生:中国梦
我的梦·两代人的超级杂交油菜梦》为题,报道了沈克泉、沈昌健父子36年来潜心钻研高产油菜的先进事迹。这是继6月17日被《光明日报》报道后,父子俩再次受到央媒关注。

一次,沈克泉去到专利局为自己培育的油菜申请专利,他先去咨询了沈文强。“我当时也对他这个自己研究不太敢相信。你说一个农民,什么知识都没
有,搞科研,多么天方夜谭啊!”沈文强特意试了一下沈克泉,当时申请专利大概需要500元费用,沈文强却故意告诉沈克泉要200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少
的钱。“就是想看看他对这事是不是认真的。”

越来越多的关注,也给沈昌健带来了更多的责任与激励。目前,他所研发的沈油杂202、819两个实验品种不仅茎秆粗,分枝多,抗性好,荚长角密,籽多饱满,而且抗倒伏及抗病虫害和抗冰冻能力强。“我说过,如果我们的贵野A不断繁育出产量高、油质优、抗性好的品种,对国家作出贡献,那就是我的中国梦。现在我们的种子正在进行专家审核,“超级杂交油菜”事业今年也取得了更大的突破。我们圆梦也可以说是指日可待!”

没想到,过了几天,沈克泉真的带了四处筹借的2000元过来了。沈文强带着他到专利局,当时局里的一位书记也是半信半疑,但听了沈克泉对自己科
研成果的详细介绍和展示后,他们这才完全相信了眼前这位普普通通的农民着实不简单。“那位书记最后还亲自帮助、指导沈克泉写了申请书。”

沈克泉父子这样普普通通的农民,他们的故事,令人钦佩、催人奋进,也告诉我们,就算是小人物也拥有自己的梦想。只要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吃苦耐劳、艰苦奋斗,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从胡茬儿到蓄起一撮长白美须,长期的劳累使得沈克泉的身体一天天垮下来。2009年12月8日,沈克泉把家人叫到床前:“我没时间了。油菜事业不要丢,坚持下去,一定会成功的!”
几天后,沈克泉带着未竟的梦想去世,终年70岁。

就像那地里的油菜花,顽强生长着,春天来时,同样能花团锦簇,香飘四溢。

“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成功!”父亲生前含泪的瞩咐始终萦绕在沈昌健的耳边。接下来的几年,他继承父亲的遗志,一心扑在科研上,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他必须替父亲完成梦想!

我相信,当中国大地上千千万万的沈家父子这样的追梦故事汇聚,一个个小人物的梦想实现,最终也将托起中国梦的实现。

圆梦·科研取得突破成功指日可待

10月27日、28日,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栏目以《出彩人生:中国梦
我的梦·两代人的超级杂交油菜梦》为题,报道了沈克泉、沈昌健父子36年来潜心钻研高产油菜的先进事迹。这是继6月17日被《光明日报》报道后,父子俩再次受到央媒关注。

越来越多的关注,也给沈昌健带来了更多的责任与激励。目前,他所研发的沈油杂202、819两个实验品种不仅茎秆粗,分枝多,抗性好,荚长角密,籽多饱满,而且抗倒伏及抗病虫害和抗冰冻能力强。

“我说过,如果我们的贵野A不断繁育出产量高、油质优、抗性好的品种,对国家作出贡献,那就是我的中国梦。现在我们的种子正在进行专家审核,“超级杂交油菜”事业今年也取得了更大的突破。我们圆梦也可以说是指日可待!”

手记

沈克泉父子这样普普通通的农民,他们的故事,令人钦佩、催人奋进,也告诉我们,就算是小人物也拥有自己的梦想。只要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吃苦耐劳、艰苦奋斗,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就像那地里的油菜花,顽强生长着,春天来时,同样能花团锦簇,香飘四溢。

我相信,当中国大地上千千万万的沈家父子这样的追梦故事汇聚,一个个小人物的梦想实现,最终也将托起中国梦的实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