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遮遮掩掩不利于真相传播 主粮转基因化要慎重

0 Comment

对话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厉曙光

一边是转基因大豆油走入寻常百姓家,一边是转基因食品不安全之声不绝于耳,公众该相信谁?■本报记者
冯丽妃
近日,农业部发放三种进口转基因大豆生物安全证书掀起的风浪尚未平息,黑龙江省大豆协会抛出的转基因致癌说又将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送上风口浪尖。一边是转基因大豆油走入寻常百姓家,另一边是转基因食品不安全之声不绝于耳,公众该相信谁?为此,《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生物技术领域的专家。致癌说靠不靠谱转基因大豆油消费与一些地区癌症发病率高有极大相关性。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一席话再次搅起满城风雨,一时之间,亡种灭族、祸国殃民与科学文盲、妖魔化转基因的争议声此起彼伏。尽管王小语的两个论据法国实验鼠食用转基因玉米致癌、俄罗斯食用转基因食品的仓鼠不孕的试验结果,已经被欧洲食品安全局和科学家认定为实验本身存在缺陷。但大豆油占我国食用油消费的一半,而转基因大豆油又占其中的90%以上。因此,转基因致癌说再次引发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恐慌。对此,多位生物技术与食品安全科学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将转基因大豆与癌症高发两件事强拉到一起毫无科学根据。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会对消费者的健康造成危害。转基因大豆致癌说,完全没有用流行病学的证据,也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说。这涉及到一个专业协会应该如何科学地对待自己专业的问题。黑龙江大豆协会公布的报告牵涉到商业利益,有着自我保护的意图。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黄大昉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抵制还是接纳1983年,科学家成功获得转外源基因植物,如今,这项给种植业带来变革的技术已走过30个年头。一路走来,虽然讨伐声从未停止,但其发展势头却不可阻挡。1996年,全球转基因作物开始大规模产业化,种植面积为160万公顷。到2011年,全球种植面积已超过1.6亿公顷,是1996年的94倍,全球75%的大豆、82%的棉花、32%的玉米以及26%的油菜都是转基因产品。而作为大豆原产国,从1997年开始,我国却从大豆净出口国变为进口国。由于节省除草、除虫成本,出油率高等竞争优势,进口转基因大豆像温水煮青蛙一样,逐渐侵吞着国内市场。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我国大豆年需求达7000多万吨,进口转基因大豆为5800万吨。如果用国内种植来填补如此巨大的需求,意味着要拿出4.4亿亩耕地,粮食生产必然会受到冲击。其实我国相当于在拿钱买耕地。如果不进口国外大豆,现有耕地面积无法满足我们对食用油和饲料的需求。在可用耕地面积有限的情况下,相较于进口主粮,进口大豆也是对我国粮食安全形势作出评估后不得已的一种战略选择。中科院遗传发育所研究员储成才说。沉舟侧畔千帆过。截至2012年,
全世界已有28个国家进行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生产,其中19个发展中国家种植比例占总种植面积的52%。在金砖四国中,巴西已成为世界第二大转基因种植大户,连原来比较保守的欧盟也一反前态,开始食用并种植转基因作物。我国却因争论不断,使转基因产业化欲行又止。目前,国外转基因作物不仅种类比我们丰富,而且一次可以转多个基因,而我国一次只能转一两个基因。罗云波说,现在,我国已经在进口转基因玉米。如果再这么闹下去,玉米也像大豆一样被国外垄断,我国就会错过战略机遇期,越来越落后。这次的争议反倒应该让我们看到,与其以安全问题为理由盲目抵制进口转基因大豆或转基因产业化,不如思考如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加快自己的发展。黄大昉说,否则,未来中国不仅要支付昂贵的技术费用,还会让粮食安全受控于人。听听科学的声音争论不是坏事,但目前社会上关于转基因安全的争论存在一种乱象,已经不是简单的学术之争。有人有意无意地歪曲事实,还有一些国家利用技术壁垒作为借口阻止转基因产品进口,弄得老百姓不知所措,只能怀疑一切。黄大昉说。黄大昉表示,主流科学界的看法是,经过严格的科学评价和规范管理最后批准生产应用或进入国际贸易的转基因产品与非转基因产品一样安全。而且,转基因作物大规模产业化17年来,并未出现任何安全问题也是事实。同时,专家指出,我国标识制度不健全也是混淆民众视听的一个原因。在转基因标识管理上,我国有两个不足:一个是零阈值标识,一个是阴性标识。黄大昉说。在国外,欧盟采用定量标识,日本转基因大豆加工的食用油和酱油不需标识。而我国采用的是定性标识制度,只要含有转基因就必须标识。此外,由于我国并未禁止阴性标识,很多广告都打着不含转基因的名头,使大众对转基因产品产生负面印象。在这次农业部进口转基因大豆的过程中,一些反转人士说我国民意缺席。但是,民意参与的基础是民众对转基因食品的认知和了解。否则,现在让中国的民众参与进来,就不是民意,而是民粹了。罗云波说,在汹涌的民意面前,中国转基因技术本来与国外已经缩小的差距被再次拉大,越来越落后于发达国家。罗云波希望,通过科普让更多人了解并享受科学技术进步给人类带来的福祉,而不是为谣言所困。争论当以理服人自转基因技术诞生那天起,围绕它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反转派的观点一是转基因可能对人体健康及其后代造成的影响;其二是转基因未来对环境安全特别是对农业资源可能造成的危害,例如是否会产生基因污染、超级杂草或超级害虫侵扰农业发展。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两个观点缺乏有效的实证支撑。而一些转基因有害的证据,如法国实验老鼠食用转基因玉米致癌等,已被证明实验本身存在疏漏。目前,主流科学界对转基因持支持态度。其主要观点是转基因技术可以培育高产优质的农作物,具有显著的经济效益。且我国人口众多,耕地有限,面临主粮安全风险,而过去16年来种植和食用转基因食品并没有出现食品安全问题。科学研究允许争论,但似乎目前双方都远远没有说服对方。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双方都要以理服人。然而,在当下的中国,二者的分歧似乎已不仅限于学术上的争论,而演变成了谩骂与人身攻击。事实上,转基因不怕有争论,但要拿出说服公众的理由来。不是随意猜疑、夸大其词或是有选择性地出示证据;亦不是睥睨一切的科学主义、傲慢自大的精英意识,而是理性的、审慎的对话。《中国科学报》
(2013-07-10 第1版 要闻)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厉曙光

■本报记者 陆绮雯 本报实习生 陈丽丹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厉曙光,长期从事食品毒理和食品安全等研究工作,是营养和食品安全方面的权威。

他注意到,现在社会上关于转基因的谣言实在太多,这是长期的科普宣传缺位造成的。他特别提醒,发达国家重视转基因科研且投入巨大,但却坚守主粮不转基因化的底线。

记者:方舟子与崔永元关于转基因的口水仗最近引发关注,转基因话题为何如此敏感?

厉曙光:老百姓对转基因食品存在疑虑和担心是很正常的。在缺乏相关专业知识的情况下,他们主观上会认为当大豆被插入抗虫基因后,虫都不吃,人还能吃吗?这确实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然而,科研人员的担心是转基因技术实现了基因在动物、植物、微生物不同物种之间的交叉跨越,比如,玉米里可能插入猪的基因、土豆里可能插入细菌的基因、草莓里可能插入鱼的基因等,这可能会带来伦理、安全、生态等方方面面的一系列忧虑。

不过,我也注意到,现在社会上关于转基因的谣言实在太多,例如,坊间流传多年的小番茄、甜椒等系转基因食品的说法已经被相关专业人员证实是错误的;
老百姓以是否被虫咬过的来判断蔬菜是否属于转基因食品也不靠谱;说美国人、欧洲人不吃转基因食品更是无稽之谈。我个人觉得,这是我们长期的科普宣传缺位造成的,导致现在社会上负能量的声音越来越大,有关部门应该或者组织相关的科学家和专业人员用权威的声音,将该领域的科研成果进行广泛的宣传,以科普的形式告知老百姓,不应该遮遮掩掩,这样不利于真实情况的传播。

记:转基因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吗?对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争论有没有哪一方占优?

厉:对学术、科研人员而言,应该允许对转基因食品的不同观点的存在。转基因问题是一个科学问题,对科学问题进行讨论、争论甚至是辩论是一件好事情。应该欢迎不同观点的交锋和碰撞以推进科学研究的发展。

虽然用传统的检测方法能证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但令人担心的是现有的科技水平可能尚无法发现转基因食品的潜在危害。虽然转基因技术在国内已经应用17年了,目前看来吃转基因食品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但是我们仍然担心转基因食品的遗传毒性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记:那么,转基因食品是否少吃为好?

厉:在还有很多未知的情况下,毒理学有一句箴言“剂量决定毒性”,这或许能提供参考。即便是营养素也是如此,比如蛋白质、脂肪等摄入过多对健康也有危害!我认为,任何物质将摄入量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就不太会对人体产生毒害。我个人也是这种态度,不必将转基因食品视作洪水猛兽,转基因食品也不是毒物、毒药,如果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心存疑虑,那么,可以参考“被动地吃、少量地吃、有选择性地吃”这三个原则。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在转基因食品上明确标识非常有必要和重要,应该让消费者有知情权和选择权。欧美国家对转基因食品都有严格的标注规定,以便让消费者自行判断选择。让消费者明明白白选择,而不是感觉被蒙在鼓里。健全和完善转基因食品标识体系本身也是一个科学和规范化的工作,是一个对广大消费者的科普过程。与此同时,我觉得应加大监管力度,严格控制转基因产品的种类和流通渠道,让转基因食品在安全可控的范围内使用。

记:转基因食品的监管问题是不是比安全争论更值得关注?

厉:可以这么来看,因为转基因食品在监管上确实存在相当大的难度。首先,肉眼是无法辨别转基因食品和非转基因食品的,鉴定转基因食品需要通过基因检测的手段,花费大、时间长,实验操作上也较复杂,所以,这会造成监督管理上很大的难度。

其次,目前国内的食品安全监管本身存在很多的漏区、盲区,普通食品的安全问题都管理困难,监管转基因食品的难度则更大。举个简单例子,如果有一些转基因试验品的种子从实验室流入市场,偷偷摸摸地进行小范围的商业化运作,监管部门根本防不胜防。因此,如何严格控制转基因食品的种类和流通渠道,有关部门应该拿出可行的办法。

记:美国是不是已经普遍接受转基因食品?

厉:虽然国外的研究人员对转基因食品也分为安全和不安全两派长期争论,但是美国等发达国家对转基因技术研发却不遗余力,美国作为转基因技术的“发起人”,其生产的大豆90%都是转基因大豆。

值得注意的是,发达国家重视转基因科研,投入巨大,但却坚守着主粮不转基因化的底线。例如美国人的主粮是小麦,美国农业部从未批准生产转基因小麦,尽管这一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国外的做法值得中国借鉴:一方面,在转基因技术研究领域我国应力争上游,努力赶超国际先进水平;另一方面,我们对于大米的转基因化和商业化种植应慎之又慎,因为大米是中国广大老百姓每天都要大量摄入的主粮。

不必将转基因食品视作洪水猛兽,转基因食品也不是毒物、毒药,如果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心存疑虑,那么,可以参考“被动地吃、少量地吃、有选择性地吃”这三个原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