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水产养殖灾损风险亟待引起关注 还存在那些问题

0 Comment

6月下旬以来,我省多地连降暴雨,江河湖塘等渔业水域水位居高不下,渔业生产损失巨大,受灾区域主要集中在南京市高淳区及溧水区、无锡宜兴、常州金坛等地。省海洋与渔业部门统计显示,截至7月中旬,全省水产养殖受灾面积约92.4万亩,直接经济损失达34.12亿元。水位过高导致鱼虾蟹逃逸和水产品死亡,围网、渔船、渔机等养殖设施严重损坏或损毁。省滆湖团头鲂国家级良种场因圩堤决口被淹,水深2.5米,致围墙倒塌和设施损毁,4000组亲本鱼种全部逃逸。

前不久,南京部分养殖农户因购保险已获理赔。那么,全省水产养殖参加保险现状如何?水产养殖灾损风险亟待引起关注,亡羊补牢,还存在哪些问题?

记者从省海洋与渔业管理局渔业处获悉,目前南京高淳、浦口以及常州等地保险公司已推出水产养殖险。这次洪灾中,高淳受损最严重的是青虾养殖,绝收水面1.32万亩,但保险公司还没有青虾养殖险种,受损养殖农户无从投保,自然没有分文赔偿。业内人士分析,水产养殖是高投入、高风险行业,保险公司在推出相关险种方面比较慎重,还需政府部门加强引导、加大扶持。

7月20日,人保公司向南京高淳养殖户发放首笔螃蟹因灾理赔款100.861万元。该受灾合作社投保的2360亩蟹塘中593.3亩被淹,保险公司理赔每亩1700元,而每亩蟹塘保费仅33元。该市农委水产部门介绍,此次汛期水产养殖1.65万亩绝收,购买政策性农业保险的都能获赔,但遗憾的是,未投保的占多数。据统计,南京螃蟹养殖36.6万亩,投保12.9万亩,投保的多为村集体或合作社;淡水鱼养殖41万亩,投保仅3.4万亩,参保养殖农户72户。

南京浦口区星典街道后圩村有110户从事水产养殖。说起水产养殖保险,村支书雷斌很有意见:“赔付率太低了,一亩绝收才能赔2000元。”他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后圩村为6500亩塘田投了保险,保险公司实际收取每亩保费100多元,经政府层层补贴,养殖农户需缴纳保费是每亩35元。今年村里集体投保共花了近30万,受灾几百亩,排涝后仅70亩受灾塘田获理赔。因螃蟹在第三次脱壳期,每亩赔付仅1200元,总共获赔8万多元。养殖农户前期投入从土地承包费、蟹苗、饲料、人工等费用到螃蟹上市,成本每亩达5000多元。这个保险是村集体买的,有养殖户抱怨说如果自己掏钱就不会去买。

近年来,各地对政策性农业保险加大支持力度,在开设水产养殖险的地方,各级政府资金扶持灾损险。南京市水产养殖水文指数险每亩保费100多元,经政府财政支付,实际上到村一级养殖户只需承担全额保费的三分之一,但水产养殖户投保仍不及预期。

省人保财险部门林跃春则认为,现在全球气候变暖,灾害频发,养殖户应提高风险意识。但现实中,养殖户这方面意识还比较淡薄。记者采访浦口后圩村养殖农户吴士余,他没听说过养殖险,他的塘田此次幸而未受灾。培养养殖户的保险意识,需要让他们在灾后得到实实在在的收益,一旦灾害发生,保险公司须严格按照合同条款,确定赔付到位。

后圩村村支书雷斌反映保险赔少了,到底是不是真赔少了?保费投得够不够,保了什么,条件是否苛刻,出险后理赔是否足额,是否需引入第三方定损。对政府部门而言,要让投保资金发挥作用,让受灾农户受益,投保不能投而不管,对保险事项应有监管,包括合同的签订、灾害发生的理赔数额、范围、定损等。

省渔业推广中心副主任陈焕根呼吁,由于水产养殖可能遭遇的自然灾害发生概率与风险、损失程度等远远高于种田,政府出钱投保做了好事,还需加大对水产养殖的扶持力度,扩大保险覆盖面,让更多养殖农户享受到国家惠农政策,而保险公司也应及时根据市场需要扩大投保险种,让利培育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