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粮食安全是永恒的课题_茂名网-茂名新闻网

0 Comment


读了上期《议政与建言》周刊关注的粮食安全话题,很有同感。
近两年来,关于粮食安全问题的呼声愈来愈高。这并非是危言耸听,深入乡村稍加调查,就会看到问题的严重性。
由于种田的利润不大,一些农民干脆把自己的承包土地转让给别人耕种,撂荒现象也十分严重。除了撂荒的情况外,乱占耕地的现象十分普遍,且相当严重,耕地在迅速减少。我们国家是人口大国,如果粮食安全自身得不到解决,就无法谈及可持续快速发展。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要统筹发展,十分重要,政府务必高度重视,特别是从政策上多加调节,采取切实可行和强有力的措施来支持农业、关注农业,以保证粮食安全。

茂名日报近日报道,国家粮食局有关负责人来我市调研,对我市粮食安全保障工作所取得的成效给予了充分肯定。这既是鼓励也是鞭策。茂名是广东省农业大市和粮食主销区之一,粮食安全保障工作任务繁重,如何加快粮食生产,不断提升粮食安全保障水平,不仅关系到人民吃饭,而且影响到社会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人们在当前粮食连年丰收,市场供应充裕的时候,应该看到农业保收入、保供给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决不能掉以轻心。

图片 1

控制建设用地和撂荒是确保粮食安全的关键。随着城乡建设的推进,土地不断减少,加上农村劳动力大量转移,农村空心化问题突出,土地撂荒现象时有发生,难免影响粮食生产。为此,必须坚持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不超越红线。城乡建设要控制土地使用,防止盲目开发、过度开发和不当利用,全力保护优质、集中、连片的高产农田。要采取措施解决好土地撂荒问题,可通过组建专业合作社等方式鼓励土地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积极培育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新型粮食生产经营主体,加快发展粮食生产。

由于全国性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失地农民逐年增多,加之种粮比较收益低,投入越来越高,大量农村青壮年离开了家乡,农村年轻和有知识的劳动力越来越缺乏。土地和劳动力的双双流失让我国的粮食生产形势十分严峻。在种粮比较收益偏低的情况下谁来种粮,国内农业未来如何发展才可以适应新的经济环境值得深思。

提升粮食产量是确保粮食安全的措施。过去由于农业生产方式粗放,自然灾害常有发生,新技术推广较慢,制约了粮食生产的进一步提高。应创新粮食发展思路,加快粮食生产新技术、新品种、新模式、农业结构调整等的推广,促成高产、高效、可持续的发展。解决农业基础设施投入不足,实现农田排灌能力、土壤配肥能力、农机作业能力三力提升。提升农业抗旱抗涝能力,改善农业生态环境,保证耕地的可持续高效利用。要把提高粮食单产作为主攻方向,大规模开展粮食高产创建和增产模式攻关,千方百计提高粮食播种面积和产量。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规划》明确提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是推进城镇化的重要保障

提高储粮数量和质量是粮食安全的保障。要使粮食有备无患,得抓紧充实地方粮食储备,确保储备粮数量充足、质量良好。实施粮食供应安全保障,充分发挥调控市场、稳定粮价的协同效应,确保严重自然灾害或紧急状态时的粮食供应。要深入开展爱粮节粮宣传教育,大力普及营养健康知识,引导城乡居民养成讲健康、讲节约的粮食消费习惯。

随着《规划》的出台,城镇化进程将进一步加快,如何确保13亿多人的粮食需求,特别是7亿多城镇常住人口对商品粮的消费需求是粮食安全的一大课题。面对土地资源有限、土地供应存在缺口、失地农民增多的现状,保护和守住有限的耕地刻不容缓。

保障粮食安全是永恒的课题,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我们要以新的发展理念,培育绿色、健康、可持续的新型粮食产能,确保粮食安全,为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提供坚实的保障。

粮食有缺口 耕地撂荒严重

《规划》指出,严守耕地保护红线,稳定粮食播种面积。加强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和土地整理复垦,加快中低产田改造和高标准农田建设。继续加大中央财政对粮食主产区投入,完善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健全农产品价格保护制度,提高粮食主产区和种粮农民的积极性,将粮食生产核心区和非主产区产粮大县建设成为高产稳产商品粮生产基地。

全国政协委员曹德旺经过认真调研后发现,虽然我国粮食生产已经实现了“十连增”,去年粮食产量突破了1.2万亿斤,粮食产能的稳步提升为保障粮食安全提供了坚实基础,但我国现有耕地仅18亿亩,去年我国谷物进口300亿斤,大豆进口量突破了1200亿斤。如果将从国外进口的牛肉、大豆、猪肉、奶粉、玉米等农副产品折算成土地,我们的土地供应是存在缺口的,仅进口的农副产品折算成土地就需要7亿亩。也就是说,我们的粮食自给需要25亿亩耕地,客观上粮食缺口达到25%以上。另一方面粮食需求还在不断增加。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农业是扩内需调结构的重要领域,更是安天下稳民心的产业。要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放在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以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促进农民增收为核心,推进农业现代化。坚守耕地红线,提高耕地质量,增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事实上,当前全国较适宜种粮的耕地面积仅在16亿亩左右。与此同时,由于全国性的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失地农民逐年增多,加之种粮比较收益差,投入越来越高,大量农村青壮年离开了家乡,农村年轻和有知识的劳动力越来越缺乏。土地和劳动力的双双流失让我国的粮食生产形势十分严峻。

近几年,农村尤其是在南方地区农村,土地撂荒问题日益严重。全国政协委员孙太利认为,可以利用政策市场投资三个“引导”解决土地撂荒问题。他建议,允许农民宅基地和农地有偿转让、出租、抵押等流通实行,同时给农民发放《上岗证》和《土地使用证》,以防止土地撂荒现象出现。

城镇化建设用地挤占农田

当前正是春播季节,但郑州郊区农民李丰田却无所事事,家里原有的菜田、麦田已经征做建设用地了。出去打工年龄已经大了,想搞个小型“农家乐”又缺少经验,李丰田考虑过几天去附近的奶牛养殖厂碰碰运气,看能否找个打杂的活。

近几年,在城镇化进程中,各地出现了建设用地粗放低效等问题,如一些城市过度扩张,过分追求宽马路、大广场,新城新区、开发区和工业园区占地过大,人口密度偏低。与此同时,一些地方过度依赖土地出让收入和土地抵押融资推进城镇化建设,加剧了土地粗放利用,浪费了大量耕地资源,威胁到国家粮食安全。

“粮食主产区特别是重要的粮食大省在实现“十连增”后面临很多问题,如土地、水资源日益匮乏,粮食增产的基础不稳。”著名粮食专家丁声俊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当前粮食主产区分布更趋集中,主产区数量不断减少。与此同时,粮食主产区还出现了较大的分化现象,部分原来的调出粮食大省供应外部的商品粮数量不断下降,一些省现在仅能保证自身需求,甚至有些原来的调出大省已变为调入大省。究其原因,主要是这些粮食大省用于种粮的土地越来越少,大量农田被用于建设楼房、修建城市广场等建设。

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像李丰田这样失去土地的农民越来越多。在种粮比较收益偏低的情况下谁来种粮,国内农业未来如何发展才可以适应新的经济环境值得深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