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begin–> 我国茶叶出口面临新的挑战

0 Comment

从刚刚结束的第98届广交会上了解到,受欧盟、日本的农药残留标准影响,我国茶叶企业对欧盟、日本出口有所减少,茶叶农药超标问题已成为我国茶叶出口的主要壁垒。

据新华社信息广州10月31日电(记者张欣 车晓蕙
王攀)记者从第98届广交会上了解到,受欧盟、日本的农药残留标准影响,我国茶叶企业对欧盟、日本出口有所减少,茶叶农药超标问题已成为我国茶叶出口的主要壁垒。
——欧盟日本相继设限影响我国茶叶出口
茶叶是我国传统大宗出口商品,2004年我国出口茶叶28.02万吨,出口金额达4.37亿美元。今年以来,随着茶叶出口经营权的放开和茶叶出口配额管理的取消,大量没有经营过茶叶出口业务的内贸生产、流通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竞相在海外“低价抢市”,明显侵犯了海外当地茶叶企业的商业利益,这导致欧盟、日本等地对中国茶叶的“设限”速度再次加快。虽然目前我国出口到欧盟、日本的茶叶数量并不很大,但由于欧盟、日本的要求较高,这部分茶叶大多数属高档茶叶,价格较高,在我国茶叶出口总金额中所占的比例较大,对我国茶叶出口影响明显。
自2000年欧盟实施更严格的茶叶农残标准以来,欧盟近几年陆续出台新的茶叶农残标准,到2003年,茶叶农残新标准达到193项。逐渐严格的农残标准,对我国茶叶出口影响显著,茶叶出口量逐年下滑,据有关部门统计,2002年,我国出口欧盟的茶叶为5.85万吨,而到2004年,出口量已降低为3.77万吨。今年8月1日,欧盟再度决定将硫丹在茶叶中的残留限量从30mg/kg调整为0.01mg/kg。这一新标准相当于把检测标准严格了3000倍。记者从一些茶叶出口企业那里了解到,硫丹是农业部门在我国茶产业推广使用的20余种农药中的一种,在全国广泛使用,除了少量有机茶外,大部分出口欧盟的茶叶硫丹残留量都无法达到欧盟的新标准。因此,在欧盟新农残标准生效后,对企业出口欧盟会造成相当程度的影响。福建茶叶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一位业务员向记者表示,在欧盟新农残标准生效后,公司有不少品种的茶叶将无法出口欧盟,对公司今年出口成交会有一定的影响。
除欧盟以外,日本也将于明年5月起实施新的食品卫生法,其中对茶叶农残限制也做了四大改动;一是将设限农药残留由83种增加到约144种;二是将设限以外的农药残留全部按“一律标准”即限量为0.01ppm;三是采用“干茶法”进行检测;四是明确设限外农残超标将被视为违法。其中,对设限外农药采用“一律标准”将极大增加中国出口茶叶农药被检出的几率,不少企业表示,因违禁被追究的可能性极大,这将严重影响茶叶出口日本。
据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浙江中茶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昌智才介绍,中茶是国内茶叶出口日本的最大企业,每年向日本出口茶叶6000吨,出口金额达3000多万美元。但如果按照日本新的茶叶农残标准,公司将很难完成日本进出口商所需要的采购数量。作为有规模的大企业尚且如此,日本的新标准实行后,我国茶叶企业出口日本的影响有多大可想而知。
——政府应对绿色壁垒加大交涉力度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使用绿色壁垒作为新的贸易保护措施,针对目前欧盟、日本对我国茶叶设置的绿色壁垒,不少企业呼吁,政府应加大交涉力度及时应对。
昌智才向记者表示,与技术性贸易壁垒不同,绿色壁垒往往可以只针对某种产品的出口国设置,并不一定要求本国生产商达到相关标准,这就使目前一些国家针对我国茶叶设置了相当高的标准。特别是对农残问题,由于各国气候的不同,虫害问题和随之而来的农药使用都有很大差异,因此,相应标准的制定往往具有一定的针对性。表面上看标准是一致的,但实际上这种标准往往并不公平,甚至有着其他贸易目的。目前欧盟设立的农残标准中有相当一部分限制的农药是其本地区根本不可能用到的,如聚酯类农药主要是我国在使用,目前我国使用的这类农药大多数是由日本进口的,所以欧盟设置这一标准也有迫使我们改用产自欧盟的农药的目的。因此,昌智才呼吁我国政府应加大与其他贸易伙伴的交涉,让他们停止歧视性和有目的的设限。
浙江采云间茶叶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陆斌繁告诉记者,虽然我国是茶叶出口大国,但在世界茶叶行业中,我国却基本没有发言权,这一问题必须得到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他表示,政府应当在茶叶贸易过程中加大交涉力度,利用我国出口大国地位与其他国家交涉,确定更加合理的标准。同时,也希望出台与国际接轨的行业标准,对我国茶叶生产实行更严格的要求。
——企业采取措施应对绿色壁垒
记者从参展的茶叶企业那里了解到,除了呼吁政府加大磋商、交涉力度外,目前不少企业已开始采取措施应对新的农残标准。
陆斌繁向记者介绍,我国不少企业的茶叶都来自茶农,由于大多数茶农的土地面积都不大,往往会受到周边其他地块喷药、施肥的影响,因此,对农残问题很难控制。而与我国相比,印度、巴基斯坦等产茶大国往往采用庄园式生产,可以有效控制农残,在竞争上就会占有更有利的地位。因此,近年不少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茶业生产基地。浙江采云间就与中国茶叶研究所合作建立了自己的生产基地,用有机农药控制虫害生产有机茶。通过统一管理、统一采购,目前公司有机茶生产已形成规模化的流水线。
记者了解到,像这样建立自有茶叶基地的企业现在已有一些,除建立茶叶基地以外,不少企业还在茶叶收购和加工流程中严格标准,加强检测,通过采取严格的控制措施努力使企业产品达标。

上年出口金额达4.37亿美元的中国茶叶,目前正受到欧盟及日本新设贸易壁垒的严重威胁。日前,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茶叶分会负责人徐森介绍,近年来,中国茶叶出口,特别是出口欧盟最大困难是农药残留超标的问题。2000年7月1日,欧盟实施新的更为严格的茶叶农残标准,此后又陆续出台新的茶叶农残标准,2003年的茶叶农残新标准多达193项。我国茶叶出口欧盟一度受阻,出口量逐年下滑,据有关部门统计,2002年出口欧盟的茶叶为5.85万吨,而去年的出口量降低为3.77万吨。
从8月1日起,欧盟已对硫丹在茶叶中的残留限量从30mg/kg调整为0.01mg/kg。硫丹是一种具有杀螨作用的有机氯类广谱杀虫剂,属于高毒农药,广泛应用于茶叶、棉花等作物上。欧盟这一新壁垒相当于“检测标准严格了3000倍”,有可能使中国茶叶出口欧盟全面受阻。
日本也将于明年5月起实施新的食品卫生法,其中对茶叶农残限制将有如下变化:设限农药残留由83种增加到约144种;设限以外的农药残留全部按“一律标准”即限量为0.01ppm;采用“干茶法”进行检测;设限外农残超标将被视为违法。日本对设限外农药采用“一律标准”,将极大增加中国出口茶叶农药被检出的几率,因违禁被追究的可能性极大,这将严重影响到中国茶叶出口。
不少茶叶出口企业都将出口重点向俄罗斯、美国、中东、东南亚等地逐渐转移,并表示要逐渐放弃掉欧盟、日本市场。

欧盟日本相继设限影响茶叶出口茶叶是我国传统大宗出口商品,2004年我国出口茶叶28.02万吨,出口金额达4.37亿美元。今年以来,随着茶叶出口经营权的放开和茶叶出口配额管理的取消,大量没有经营过茶叶出口业务的内贸生产、流通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竞相在海外低价抢市,明显侵犯了海外当地茶叶企业的商业利益,这导致欧盟、日本等地对中国茶叶的设限速度再次加快。虽然目前我国出口到欧盟、日本的茶叶数量并不很大,但由于欧盟、日本的要求较高,这部分茶叶大多数属高档茶叶,价格较高,在我国茶叶出口总金额中所占的比例较大。对我国茶叶出口影响较大。

自2000年欧盟实施更严格的茶叶农残标准以来,欧盟近几年陆续出台新的茶叶农残标准,到2003年,茶叶农残新标准达到193项。逐渐严格的农残标准对我国茶叶出口影响显着,茶叶出口量逐年下滑。据有关部门统计,2002年,我国出口欧盟的茶叶为5.85万吨,而到2004年,出口量已降低为3.77万吨。今年8月1日,欧盟再度决定将硫丹在茶叶中的残留限量从30mg/kg调整为0.01mg/kg。这一新标准相当于把检测标准严格了3000倍。据一些茶叶出口企业反映,硫丹是农业部门在我国茶产业推广使用的20余种农药中的一种,在全国广泛使用,除了少量有机茶外,大部分出口欧盟的茶叶硫丹残留量都无法达到欧盟的新标准。因此,在欧盟新农残标准生效后,对企业出口欧盟会造成相当程度的影响。福建茶叶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一位业务员表示,在欧盟新农残标准生效后,公司有不少品种的茶叶将无法出口欧盟,对公司今年出口成交量有一定的影响。

除欧盟以外,日本也将于明年5月起实施新的食品卫生法,其中对茶叶农残限制也做了四大改动:一是将设限农药残留由83种增加到约144种;二是将设限以外的农残全部按一律标准即限量为0.01ppm;三是采用干茶法进行检测;四是明确设限外农残超标将被视为违法。其中,对设限外农药采用一律标准将极大增加中国出口茶叶农残被检出的几率。不少企业表示,因违禁被追究的可能性极大,这将严重影响茶叶出口日本。

据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浙江中茶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昌智才介绍,中茶是国内茶叶出口日本的最大企业,每年向日本出口茶叶6000吨,出口金额达3000多万美元。但如果按照日本新的茶叶农残标准,公司将很难完成日本进出口商所需要的采购数量。

国内有规模的大企业尚且如此,日本实行新标准后,对国内其他茶叶企业出口日本的影响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政府对绿色壁垒应加大交涉力度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使用绿色壁垒作为新的贸易保护措施,针对目前欧盟、日本对我国茶叶设置的绿色壁垒,不少企业呼吁,政府应加大交涉力度及时应对。

昌智才表示,与技术性贸易壁垒不同,绿色壁垒往往只是针对某种产品的出口国而设置,并不一定要求本国生产商达到相关标准,这就使目前一些国家针对我国茶叶设置了相当高的标准。特别是对农残问题,由于各国气候的不同,虫害问题和随之而来的农药使用都有很大差异,因此,相应标准的制定往往具有一定的针对性。表面上看标准是一致的,但实际上这种标准往往并不公平,甚至有着其他贸易目的。目前欧盟设立的农残标准中有相当一部分限制农药是其本地区根本不可能用到的,如聚酯类农药主要是我国在使用,目前我国使用的这类农药大多数是由日本进口的,所以欧盟设置这一标准也有迫使我们改用产自欧盟的农药的目的。因此,昌智才呼吁我国政府应加大与其他贸易伙伴的交涉,让他们停止歧视性设限仙和有目的的设限。

浙江采云间茶叶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陆斌繁呼吁,虽然我国是茶叶出口大国,但在世界茶叶行业中,我国却基本没有发言权,这一问题必须得到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他表示,政府应当在茶叶贸易过程中加大交涉力度,利用我国出口大国地位与其他国家交涉,确定更加合理的标准。同时,也希望出台与国际接轨的行业标准,对我国茶叶生产实行更严格的要求。

企业采取措施应对绿色壁垒从参加第98届广交会的茶叶企业那里了解到,除了呼吁政府加大磋商、交涉力度外,目前不少企业已开始采取措施应对国外新的农残标准。

陆斌繁向记者介绍,我国不少企业的茶叶都来自茶农,由于大多数茶农的土地面积都不大,往往会受到周边其他地块喷药、施肥的影响,因此,对农残问题很难控制。而与我国相比,印度、巴基斯坦等产茶大国往往采用庄园式生产,可以有效控制农残,在竞争上就会占有更有利的地位。因此,近年不少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茶业生产基地。浙江采云间就与中国茶叶研究所合作建立了自己的生产基地,用有机农药控制虫害生产有机茶。通过统一管理、统一采购,目前公司有机茶生产已形成规模化的流水线。

像这样建立自有茶叶基地的企业现在已有一些,除建立茶叶基地以外,不少企业还在茶叶收购和加工流程中严格标准,加强检测,通过采取严格的控制措施努力使企业产品达标。

[wzly]中国农网[/wz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