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新疆木垒生态农业前景光明

0 Comment

生态农业的新观念为木垒牧区经济翻开了崭新的篇章。木垒哈萨克自治县冬季漫长,无霜期短,水资源严重匮乏,曾经是有名的贫困县。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国家和自治区大力扶持下,通过“八七”扶贫攻坚,木垒农牧区基础设施有了极度大的改善,农牧民温饱得到基本解决。木垒人从此可以乐而忘忧了吗?显然不是。2000年,木垒的主要领导带领本县农口部门负责人到自治区汇报工作,结果从自治区有关部门听到关于木垒生态环境的评价不是“脆弱”,而是“恶劣”!回来后,木垒县委、政府下决心在生态建设方面迎头赶上,提出在全县范围内沿6条主要河流营造6纵5横网格状基干林带。过去木垒安排植树造林任务每年不过几千亩,这几年每年都超过1万亩。2003年全县退耕还林加上“四荒”造林和“三北四期”防护林项目,总共计划造林4.3万亩。草料基地建设也取得明显成效。全县去年已种植苜蓿2.96万亩,今年将增加到6万亩。此外通过牧区水利的兴修,全县牧区以及农区中的牧业村喷灌草场已经增加到10万亩。种植业围绕畜牧业进行结构调整的思路也在各乡镇得到了具体体现,历史上木垒小麦最多的年份曾经达到20万亩,目前已经调减到10万亩,同时玉米面积由不足5万亩增加到去年的10.4万亩。此外还有15万亩的天山白豌豆。玉米秸秆和豌豆蔓都是很好的牲畜饲料,2002年全县青贮饲料共完成10万吨。从2003年起,一项总投资2316万元的退牧还草项目也将在木垒全面启动。该项目涉及草场面积120万亩,计划采取禁牧、休牧和轮牧三种方式,使早已不堪重负的草场得以休息养生,重整容颜。对生态环境的注重使木垒牧区经济逐渐走上了一条稳健发展的道路。这几年冬天木垒草原风照刮,雪照下,可是县乡干部再也不需要把“抗灾保畜”这句口号像紧箍咒一样念了。2002年全县农牧民人均收入达到2571元,比上年增加406元,其中来自牧业的就占175元。来源:《新疆日报》

“牛羊遍地”曾经是人们赞许草原畜牧业的惯用词,但是遍地的牛羊也使草原不堪重负。以牧为主的木垒哈萨克自治县转变畜牧业增长方式,不再以牲畜存栏头数论“英雄”,而是给草原“减负”,在草原实行禁牧、休牧、轮牧,在农区大力发展养殖业,还了草原绿色,给了农牧民实惠。

澳门新浦京棋牌app下载,新疆日报讯
畜牧业产值占大农业比重的60%,来自畜牧业的收入占农牧民人均收入的35%,畜禽规模化养殖比重在全国排名第三……;全国牛奶生产强县、全国奶业加工创业基地、自治区畜牧业产业化示范县……,这是一组近年来新疆呼图壁县畜牧业发展的数据。一个曾经过度依赖粮食、棉花,农牧民增收单一的传统种植业县,畜牧业生产缘何取得如此辉煌的业绩?

5月19日,记者在木垒畜牧局采访时,了解到这几年全县牲畜存栏头数呈逐年下降趋势,但畜牧业的效益却越来越好,走出了一条良性发展的路子。

草畜联营:助农增收活经济

木垒全县有2400万亩草场,但优质草场只有70多万亩。1990年,全县牲畜只有60万头,但到2000年已突破100万头。迅速增长的牲畜给草场带来巨大的压力,由于连年超载,70%的草场严重退化,30%的草场出现沙漠化趋势,不仅带来了严重的生态问题,也制约了畜牧业又好又快发展。

随着现代农业的迅速发展以及各项新技术的广泛运用,近年来,呼图壁县农民人均收入逐年增加,去年达到15000多元,跻身全疆前列。但牧区经济发展乏力,牧民人均收入远低于农民收入。

面对日趋严重的生态问题,木垒转变畜牧业增长方式,把重点放在提高效益上,压量增效,大规模退牧还草。他们不再把牲畜存栏头数的增长作为考核干部的指标,明确提出逐年减少草原载畜量,从2003年开始在全县实行禁牧、休牧与轮牧制度。目前全县已有110万亩草场禁牧,270万亩草场休牧,划区轮牧30万亩,建设退牧还草围栏面积360多万亩。对划在禁牧与休牧区的牧民,每亩草场政府每年分别给4.95元和1.23元的粮料补助,并鼓励他们小畜换大畜,转移到农区搞舍养。大石头乡大石头村哈萨克族牧民哈合台家承包的草场因严重退化被列为禁牧区,他每年可以从政府领到1.8万元的粮料补助。现在他在农区搞育肥,日子过得比在草原游牧时舒心多了。

县畜牧兽医局局长叶青认为,这些年,随着国家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的出台以及牧民定居、草原补奖等举措的落实,农牧区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在缩小,牧民生活水平在提高。但牧区草场过牧,草场沙化、退化严重,资源总量与人口矛盾突出,加之牧民观念陈旧、牧区产业结构不合理、牧区生产力水平不高等原因,导致牧区与农区发展水平、牧民与农民的收入仍存在一定差距,这也成为制约草原畜牧业发展的瓶颈。

大力发展农区畜牧业是该县缓解草原压力的重要措施。现在农区建立了20多个上规模的养殖小区牞牲畜饲养量已达22.51万头只。西吉尔镇只有5000亩草场,过度放牧使草原荒漠化。把牲畜转到农区重点实施舍养育肥后,镇里建了300多个暖圈,设立了13个肉羊改良点,全部接育早冬羔,大大缩短了出栏周期,年出栏商品畜近4万只,不但鼓了牧民的腰包,也使草原重新焕发了生机。

为改变这种现状,2011年下半年,该县通过到外地考察,并结合本县牧区实际,探索出以转变牧区生产经营方式为特点的草畜联营专业合作社经营模式:牧民以牛羊、草场、基础设施和设备折价入股,每股1000元,交给合作社;合作社与牧民签订协议,入社后资产由合作社统一经营管理使用,每股年固定分红200元至300元不等;协议一定3年不变,3年后如需调整分红方式须经社员大会商定。草畜联营专业合作社一经成立便显示出勃勃生机。

一系列措施使木垒没有因为载畜量的减少影响畜牧业的发展和牧民收入,反而提高了畜牧业的效益,去年全县农牧民人均收入3556元,其中来自牧业的收入占34%。

去年5月,雀尔沟镇南山牧场萨尔侨克草畜联营合作社成立,13户牧民加入了合作社。他们将大小牲畜和草场折价入股加入合作社,每年每股可分红300元,自己则从放牧中解放了出来。在南山牧场,笔者见到了牧民努尔亚提·尼合买提,他告诉笔者,他将200只羊、1200亩草场入股加入了合作社,分得了300股,再过两个月就要分红了,他可以得到90000元。从放牧中解放出来的他在镇上开了一家手机店,每月纯收入有5000元,一年下来又是60000元,两项加在一起就是15万元,一家4口人人均收入近4万元,比过去增加了数倍。努尔亚提说,13户加入合作社的牧民,除了一名在为合作社放牧外,其余都在打工赚钱,有的开牧家乐、有的跑运输,有的在外打工,收入比过去高得多。

笔者了解到,目前全县已成立草畜联营合作社16个,入社社员达200户近千人,饲养大小牲畜约25000头,经营草场面积近20万亩。今年,县上还将成立10家草畜联营合作社。

笔者在县畜牧兽医局了解到,目前该县已探索出多种草畜联营合作社运营模式,有23451运行模式、1=3发展模式和“八化”管理模式等。这些合作社虽然运作模式各有差异,但均实现了生产资料资本化、牲畜喂养机械化、规模养殖规模化、产品出栏安全化、社员增收效益化、劳动力转移规范化和产业发展多元化。

叶青认为,实践证明,草畜联营合作社的发展模式优化了牧区养殖结构、牧区劳动力结构、生产资料合理配置以及生产效益的分配方式。该模式的推行也在生产经营方式、农牧民生产资料投资难、畜牧业科技含量、生产组织化程度和草原生态保护等方面实现了新突破。

家庭牧场:种养结合效益好

以种植业为主的家庭农场向以种养结合的家庭牧场转变是近年来该县畜牧业发展的又一新亮点。

笔者了解到,家庭农场在该县发展历史较长,虽然在规模化种植、增加收入等方面有其明显优势,但也造成了水资源浪费、非法开垦土地等问题。早在两年前,该县就积极引导家庭农场向家庭牧场转变、实行种养结合,并出台一系列优惠的扶持政策,全县家庭牧场呈现逐年增加趋势。

去年4月成立的二十里店镇宁州户村万润家庭牧场几年前也是以种植为主的家庭农场,牧场负责人蒋贵海告诉笔者,成立牧场之前,他们兄弟几个都有自己的家庭农场,主要种植小麦、玉米和棉花。虽然发展多年,但由于水资源缺乏,加之经营的土地有限,想要做大并不容易。看着大量农作物秸秆白白浪费,兄弟几人经过商量,决定合伙成立一家家庭牧场,搞种养结合。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目前牧场拥有育肥牛540头,生产母羊420只。今年4月,牧场还成立了禾合玉米种植专业合作社,种植3000多亩玉米,主要用做牲畜的饲草饲料。蒋贵海说,今年入冬前,牧场准备再买500头西门塔尔肉奶兼用型牛,扩大养殖规模。

说起家庭牧场的好处,蒋贵海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了。他掰着指头给笔者算起账来:这几年,牛羊肉的价格不错,搞养殖肯定赔不了;种养结合还能实现良性循环,牛羊粪便是上等的有机肥料,种地不用再买肥料了,小麦、玉米的秸秆还可以作牲畜饲料;这些年,国家、自治区和县上也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还有补贴政策,家庭牧场成立至今,州县给的各类补贴就达60多万元。

在牧区,近年来也涌现出不少家庭牧场,位于石梯子哈萨克族乡阿苇滩村的国盛家庭牧场就是他们中的代表。与万润家庭牧场不同的是,该牧场实行的是一种草畜联营的合作模式。而这种模式给仍未摆脱贫困牧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牧场场长王成国说,牧场采取的办法是,承包当地困难牧民的草场,按面积给予承包费,同时雇佣他们在牧场打工,每月3000元的工资。另外,牧场饲养的每只羊取得效益后,牧场还与他们按比例分红。目前在牧场打工的有该村六位身体有残疾的牧民。

在牧场的牛舍,笔者见到了牧民巴合提,他一条腿和一只胳膊都有残疾,不能干重活儿,现在在牧场喂牛,每天的工作就是推着小车往饲料池填料。过去一家四口人靠吃低保生活,如今每月有3000元工资。他说,这多亏了王成国的帮助。

王成国说,目前牧场有1700多只羊、130头生产母牛、2600亩饲料地,并经营着近60000亩草场。他的目的就是通过牧场的发展,让更多贫困牧民走上致富道路。

据了解,目前全县规模以上家庭牧场已发展到30多家。受此带动,全县各类牲畜养殖数量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递增。
新疆日报讯
畜牧业产值占大农业比重的60%,来自畜牧业的收入占农牧民人均收入的35%,畜禽规模化养殖比重在全国排名第三……;全国牛奶生产强县、全国奶业加工创业基地、自治区畜牧业产业化示范县……,这是一组近年来新疆呼图壁县畜牧业发展的数据。一个曾经过度依赖粮食、棉花,农牧民增收单一的传统种植业县,畜牧业生产缘何取得如此辉煌的业绩?

草畜联营:助农增收活经济

随着现代农业的迅速发展以及各项新技术的广泛运用,近年来,呼图壁县农民人均收入逐年增加,去年达到15000多元,跻身全疆前列。但牧区经济发展乏力,牧民人均收入远低于农民收入。

县畜牧兽医局局长叶青认为,这些年,随着国家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的出台以及牧民定居、草原补奖等举措的落实,农牧区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在缩小,牧民生活水平在提高。但牧区草场过牧,草场沙化、退化严重,资源总量与人口矛盾突出,加之牧民观念陈旧、牧区产业结构不合理、牧区生产力水平不高等原因,导致牧区与农区发展水平、牧民与农民的收入仍存在一定差距,这也成为制约草原畜牧业发展的瓶颈。

为改变这种现状,2011年下半年,该县通过到外地考察,并结合本县牧区实际,探索出以转变牧区生产经营方式为特点的草畜联营专业合作社经营模式:牧民以牛羊、草场、基础设施和设备折价入股,每股1000元,交给合作社;合作社与牧民签订协议,入社后资产由合作社统一经营管理使用,每股年固定分红200元至300元不等;协议一定3年不变,3年后如需调整分红方式须经社员大会商定。草畜联营专业合作社一经成立便显示出勃勃生机。

去年5月,雀尔沟镇南山牧场萨尔侨克草畜联营合作社成立,13户牧民加入了合作社。他们将大小牲畜和草场折价入股加入合作社,每年每股可分红300元,自己则从放牧中解放了出来。在南山牧场,笔者见到了牧民努尔亚提·尼合买提,他告诉笔者,他将200只羊、1200亩草场入股加入了合作社,分得了300股,再过两个月就要分红了,他可以得到90000元。从放牧中解放出来的他在镇上开了一家手机店,每月纯收入有5000元,一年下来又是60000元,两项加在一起就是15万元,一家4口人人均收入近4万元,比过去增加了数倍。努尔亚提说,13户加入合作社的牧民,除了一名在为合作社放牧外,其余都在打工赚钱,有的开牧家乐、有的跑运输,有的在外打工,收入比过去高得多。

笔者了解到,目前全县已成立草畜联营合作社16个,入社社员达200户近千人,饲养大小牲畜约25000头,经营草场面积近20万亩。今年,县上还将成立10家草畜联营合作社。

笔者在县畜牧兽医局了解到,目前该县已探索出多种草畜联营合作社运营模式,有23451运行模式、1=3发展模式和“八化”管理模式等。这些合作社虽然运作模式各有差异,但均实现了生产资料资本化、牲畜喂养机械化、规模养殖规模化、产品出栏安全化、社员增收效益化、劳动力转移规范化和产业发展多元化。

叶青认为,实践证明,草畜联营合作社的发展模式优化了牧区养殖结构、牧区劳动力结构、生产资料合理配置以及生产效益的分配方式。该模式的推行也在生产经营方式、农牧民生产资料投资难、畜牧业科技含量、生产组织化程度和草原生态保护等方面实现了新突破。

家庭牧场:种养结合效益好

以种植业为主的家庭农场向以种养结合的家庭牧场转变是近年来该县畜牧业发展的又一新亮点。

笔者了解到,家庭农场在该县发展历史较长,虽然在规模化种植、增加收入等方面有其明显优势,但也造成了水资源浪费、非法开垦土地等问题。早在两年前,该县就积极引导家庭农场向家庭牧场转变、实行种养结合,并出台一系列优惠的扶持政策,全县家庭牧场呈现逐年增加趋势。

去年4月成立的二十里店镇宁州户村万润家庭牧场几年前也是以种植为主的家庭农场,牧场负责人蒋贵海告诉笔者,成立牧场之前,他们兄弟几个都有自己的家庭农场,主要种植小麦、玉米和棉花。虽然发展多年,但由于水资源缺乏,加之经营的土地有限,想要做大并不容易。看着大量农作物秸秆白白浪费,兄弟几人经过商量,决定合伙成立一家家庭牧场,搞种养结合。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目前牧场拥有育肥牛540头,生产母羊420只。今年4月,牧场还成立了禾合玉米种植专业合作社,种植3000多亩玉米,主要用做牲畜的饲草饲料。蒋贵海说,今年入冬前,牧场准备再买500头西门塔尔肉奶兼用型牛,扩大养殖规模。

说起家庭牧场的好处,蒋贵海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了。他掰着指头给笔者算起账来:这几年,牛羊肉的价格不错,搞养殖肯定赔不了;种养结合还能实现良性循环,牛羊粪便是上等的有机肥料,种地不用再买肥料了,小麦、玉米的秸秆还可以作牲畜饲料;这些年,国家、自治区和县上也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还有补贴政策,家庭牧场成立至今,州县给的各类补贴就达60多万元。

在牧区,近年来也涌现出不少家庭牧场,位于石梯子哈萨克族乡阿苇滩村的国盛家庭牧场就是他们中的代表。与万润家庭牧场不同的是,该牧场实行的是一种草畜联营的合作模式。而这种模式给仍未摆脱贫困牧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牧场场长王成国说,牧场采取的办法是,承包当地困难牧民的草场,按面积给予承包费,同时雇佣他们在牧场打工,每月3000元的工资。另外,牧场饲养的每只羊取得效益后,牧场还与他们按比例分红。目前在牧场打工的有该村六位身体有残疾的牧民。

在牧场的牛舍,笔者见到了牧民巴合提,他一条腿和一只胳膊都有残疾,不能干重活儿,现在在牧场喂牛,每天的工作就是推着小车往饲料池填料。过去一家四口人靠吃低保生活,如今每月有3000元工资。他说,这多亏了王成国的帮助。

王成国说,目前牧场有1700多只羊、130头生产母牛、2600亩饲料地,并经营着近60000亩草场。他的目的就是通过牧场的发展,让更多贫困牧民走上致富道路。

据了解,目前全县规模以上家庭牧场已发展到30多家。受此带动,全县各类牲畜养殖数量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递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